生殖器官歧視罪 - 馮睎乾

蘋果日報 2020/04/12 00:00


日前譚德塞在世衛發佈會上,當着世人面前,指控台灣對他種族歧視和人身攻擊:「針對我的個人攻擊早在二到三個月前就開始了,這包括對我的辱罵,甚至用『黑人』(black) 、『黑鬼』(negro)等種族主義言論(racist comments)攻擊我。我對我的膚色感到驕傲。說真的,我不在乎這些言論……如果你要我細講,三個月前,這種對我的人身攻擊來自台灣。我們需要坦誠,我今天就直說了,這來自台灣。」

先不說根本是誣陷台灣,看譚德塞這番話,就知道何謂賤人就是矯情。你既然不在乎,怎麼又公開抱怨?武肺病毒你不好好監察,反而關心人家怎樣「歧視」,你是平機會總幹事嗎?用赤裸裸的謊言去誣衊別人,強行佔領道德高地,其下賤程度——此「賤」非指其「種」(stock)——猶如在地鐵當眾打完飛機,再板起臉孔罵人偷窺他一樣。這種行為模式,怎麼似曾相識?譚德塞應該也是蘇學棍啲friend,簡直天生一對。

種族歧視,人世間確是有的,以前有,現在有,將來也會有。我們永遠沒理由支持種族歧視,但現在更應該警惕提防的,並非種族歧視,而是「偽種族主義」。當全球各地都吹起這股「偽種族主義」的歪風,種族主義的本義勢必淹沒於泥漿之中,而正面的普世價值,也會慢慢淪為邪惡軸心的鬥爭工具。到底什麼是「種族主義」(racism)呢?搞清楚這個概念,就不會被左膠學棍之流迷惑。

「種族主義」是西方傳來的概念,但正如我最近以實例說明:西方大眾不見得很了解「種族主義」,哪怕是出名擅長思辯的法國人。根據《小拉魯斯字典》(Le Petit Larousse),「種族主義」(racisme)首義是:「相信人類群體(『種族』)之間存有高低等級的意識形態;受此意識形態所引發的行為。」(idéologie fondée sur la croyance qu'il existe une hiérarchie entre les groupes humains, les《races》; comportement inspiré par cette idéologie)所謂「高低等級」,表示「種族」間有不同的體貌膚色,也有遺傳而來的不同的性格智力,有些人種較高質,有些較劣等。然而以上說法,早被科學界斥為無稽之談。

何以無稽呢?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著名遺傳學家鄧普頓(Alan R. Templeton),十多年前受訪時解釋得十分清楚,他說人類間確實存在大量遺傳差異,但大多數只是某個種族內的個體差異,種群之間差異則微乎其微,科學上不足以界定出「亞世系」(sub-lineages),所以不能像黑猩猩那樣,把人分成不同「種族」。他強調,不同地域的人群是有基因差異的,只是差異太小,一般沒必要區分(因此也不能用「民族基因」去區分智力性情),只有在器官移植手術中,由於涉及器官的相容性,才需要考量「種族基因差異」,例如一個密克羅尼西亞人要移植器官,他雖然皮膚黝黑,似西非人,但基因上其實更接近歐洲人,所以需要找一個歐洲捐贈者。

今天西方社會對種族主義特別敏感,顯然是因為受過納粹德國的教訓,不想歷史重演——當年希特拉宣揚日耳曼人是最優良、最純淨的雅利安人種,藉以迫害屠殺「低等」的猶太人,這就是種族主義的可怕。現在中共或所謂左膠則反其道而行,以偷天換日的手段,扭曲混淆「種族主義」的意思,以「偽種族主義」作為政治迫害的刑具,真是歷史的諷刺。

要判斷什麼是種族主義言論,其實不難,只須考慮那言論是否基於「種族」因素而發表就是。你罵譚德塞為「黑鬼」,是因為他的言行,而非他是黑人,自然就不算種族歧視。不要忘記:我們日常罵人也說「L樣」、「臭H」,難道是「生殖器官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