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黑鬼」也是歧視語 - 馮睎乾

蘋果日報 2020/04/14 00:00


我在前日的〈生殖器官歧視罪〉說:「你罵譚德塞為『黑鬼』,是因為他的言行,而非他是黑人,自然就不算種族歧視。」文章刊出後,幾位朋友(包括真正的社會學者)告訴我這是錯的,並指出為什麼錯。我同意他們的批評,承認以上的話很不妥當,謹向讀者道歉。

也許我這樣說了,你仍覺得「黑鬼」不是種族歧視,只是普通蔑稱(蔑稱不必然涉及歧視),但正是這種主觀感受,令我輕率寫下那句有問題的話。我最大的疏忽,是沒考慮文中「黑鬼」是「negro」中譯,而「negro」在今天確實常被視為歧視語。

種族歧視有程度之別。對黑人冒犯最深的「The N-word」,並非「negro」,而是「nigger」(美國有人認為加引號寫此字也有問題)。至於「negro」,社會學者友人解釋:民權運動時期,馬丁路德金曾自稱「negro」,也提倡非裔美國人以此自稱,所以歷史上「negro」有過「black pride」意思,並非歧視語;但語言用法與時俱變,今天「negro」已帶貶義,雖沒有「The N-word」那麼強烈的歧視色彩,但依然冒犯黑人。問過幾位長居美國的朋友,都同意「negro」帶侮辱意味,甚至涉及歧視。

「The N-word」和「negro」是禁忌,因為字詞本身已承載昔日黑人長年被奴役、被歧視的血淚史,既然字眼喚起的是那段歷史,自然就是種族歧視語。以上說法該無異議,但中文「黑鬼」又如何?答案並非那麼明顯。或說「黑鬼」即「negro」、「The N-word」中譯,意義相當,恕我不敢苟同。「黑鬼」可作中譯用,但它本身並非譯語。中國以「黑鬼」稱黑人,明代已有,如王士性《廣志繹》卷四云:「番舶有一等人名崑崙奴者,俗稱黑鬼,滿身如漆,止餘兩眼白耳。」

「黑鬼」當然也是蔑稱,但跟「negro」屬兩條歷史脈絡,無需混為一談。不過既然容易混淆,我也建議盡量不用,免予人口實。全球化時代,語言的確多了忌諱,有位做國際新聞的朋友說「鬼佬」也「極不禮貌」,我的尺度則較寬鬆。無論如何,罵譚德塞有很多貼切字眼,不講「negro」,就可避免他趁機轉移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