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女權運動家秦香蓮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李八方專欄爆潘宗光被理大教職員冠名「陳世美」,超好笑!
一個人指責另一個人是陳世美,通常是把自己放在弱勢地位,被動承受對方對自己命運的安排。
照我看,被動的是陳世美,秦香蓮才不好惹呢,她不是棄婦怨婦,她是女權運動家,心狠手辣。陳世美不就是變心了嗎?他能不變心嗎?秦香蓮是農婦,陳世美卻是學者,不考則已,一考就高中狀元,他們有共同語言嗎?陳世美赴京應考之時就打算逃離沒有溝通基礎的婚姻了。
秦香蓮卻不肯好合好散,用自己的身份要脅他,陳世美被逼急了,派殺手追殺滅口,誰知殺手被秦香蓮說服了,沒殺她卻殺了自已。秦香蓮不但有女權意識,還有政治智慧,一個農婦去到京城,識得投靠王丞相和包黑子,結果,包黑子一聲「斬立決」,陳世美的頭就掉了。這腦袋掉得寃枉,殺人未遂而已,罪不致死。
天下最可怕的就是因愛成狂的人,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大不了一拍三散,秦香蓮在心中暗笑:跟我鬥?男人,你們還嫩着呢!我利用了殺手的好心腸,利用了王丞相對黃馬褂的嫉恨,利用了包黑子的嫉惡如仇……那麼多出色的男人被我利用了,哈哈哈!
我一向對「學院派」心存歧見,他們中的很大一部份人靠死讀書上位,極少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見解,大學教職員以秦香蓮自居可見一斑。做研究怕甚麼呢?研究一下秦香蓮是個甚麼樣的人物,是棄婦悲歌的女主角,還是古代女權運動的始祖,也是個不錯的選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