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新年狂歡在繼續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06 00:00


昨晚是二號,起牀後我筋疲力盡,媽媽來吃飯,搞不懂我剛起牀為甚麼還那麼累,她並不知道我連續跳舞到中午。
她臨走前說:「好好休息。」她走後我去浴室花了很長的時間提精神。
出來後換上衣服來到97,今天跟昨晚一樣,根本沒化妝,因為實在是累得連衣服都不想換。十一點過後,97開始人多起來,多到滿。各種各樣的人,很多生面孔。還是有那麼多人想出來玩,實在是太要混了。
我去97是因為要跟人談事情。結果又開始喝酒,結果很快又有精神,結果繼續喝到BuddhaBar,那裏只有兩三個客人,可服務員都在喝酒跳舞,那裏有上海最酷的服務員。老闆不在,我說:「這不對,服務員在狂歡,老闆怎麼能不在?」
一點以後人陸陸續續到來,很快就又滿了。DJ是本店的服務員,放得非常猛。前幾個晚上看到的所有有意思的臉最後全部到齊。
老闆Julian也來了。DJDavid說Julian是上海最酷的俱樂部老闆。我說他也是最能撐住的老闆。因為這家店是上海歷史上唯一一家起死回生的夜店。
熟面孔見面都有些不好意思,都說你怎麼還出來混?你不是也出來了嗎?在這裏每個人都在笑,每個人都彼此認識,都在傾訴衷腸,這是我喜歡的上海的夜晚。
DJDavid坐在跟昨天相同的位置上,這讓我感覺好像我根本沒回過家。
回家後收到一封來自意大利的邀請信,要我去參加一個會議:關於夜生活和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