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行路人征日:「意外」「爆大冷」兩回事

蘋果日報 2002/06/10 00:00


不少人將「美國勝葡萄牙」一仗去媲美揭幕戰的「塞內加爾勝法國」,我反對,根本就是兩回事。「美葡」一仗只可以說是「意外」戰果,「塞法」那一場才是真正的「爆大冷」,值得記載在世界盃的歷史匣內。

美勝葡「意外」一宗
塞內加爾同中國一樣,都是世界盃的「新丁」,塞的對手法國可是衞冕冠軍。(這裏附加一點題外話,塞內加爾的前身是法國殖民地,他們的教練又剛巧是法國人;與法國蠻有緣的。)
反觀美國隊,他們曾六次打入世界盃決賽周,一九三○年晉身四強、五○年又曾以一比○擊敗英格蘭(這一場才值得一提,重要性僅次於北韓在六六年以一比○勝意大利隊)。
所以說美國不但不是新丁(他們都打入對上三次世盃決賽周),隊中多名前線球員都是在歐洲「搵食」,論經驗與技術,都不是完全不能勝葡國的。
至於葡萄牙隊,是名過於實,一班球星如費高、雷哥斯達及古圖等的名字可以說是家傳戶曉;但是他們參加世界盃決賽周的次數只有三次。他們曾在一九六六年以「新丁」身份晉身四強;跟着就是八六年,葡國雖然在分組賽以一比○勝英格蘭,但難逃首圈出局的噩運。
在世盃賽經驗比較豐富的美國,今次在上半場以三比○領先葡國確實有點令人感到意外,最後以三比二完場只是做出另一個「意外」,談不上是「爆大冷」。

「行路人」小檔案
真名:JeremyWalker
國籍:英國 年齡:42歲
曾任職亞洲傳媒:南華早報(89-95年)、亞洲足球雜誌(95-97年)、日本一報社(97年-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