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界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8/01/20 00:00


「你看,這麼多高樓大廈!我們做巿民的,真值得驕傲。」這種話,好教人費解。
一隻蟑螂,發現周圍都是高聳的蟻丘,會覺得興奮?會奔走相告:「蟻丘越來越高,我們做昆蟲的,終於,吐氣揚眉」?
一個地區,住着好多文明人,你也是文明人,甚至,是文化人,當然有資格驕傲;如果你是盲毛,包圍你的,也是盲毛,高樓再高,除了方便你跳樓,又有什麼好?驕傲,原來因為沒見識,因為冇腦。
「建設多了,小朋友會開眼界。」有人這麼說。
意大利有威尼斯,澳門,也有「威尼斯」;當然,是兩回事。路氹之間,那幢巨廈的二樓,有運河,有貢多拉;可是,二樓威尼斯的街頭沒一隻活貓,除非失火,人造的天空不下雨。小朋友要「開眼界」,恐怕要撥開一樓賭場升起來的二手迷煙。
見識,從來不在於走得多遠,而是看得多遠。每月隨團外遊,不等於就有見識,有見地。有人胸中自有幽壑,有人面對蒼茫天地,卻目無所見,心中,就只惦着珠海深圳哪一家骨場的小姐抵玩。講到底,眼光和視力一樣,關乎基因。
有些土壤,可以滋養出文學、哲學、人文科學……有些,很另類,只可以漚出「博彩學」。
有女人撂下兒子去博彩,長見識,過了七日回港,判感化;然後,另一個,更離譜了,去了十一日,眼界開完,回來又被捕,受感化。城巿,霓虹越亮,人,會變得越光彩?看大陸的報紙,好多同胞去見識,順道輸掉公款,回去,竟然還得打靶。驕傲,會不會來得太早,太輕率?
宏觀調控,豬,會不會長得較肥?我沒研究。回一句:「不知道。」不會顯得沒見識。「吃勻全世界,就氹仔的土生葡菜最好。」好扮專家,反而貽笑於人;畢竟,世界好廣闊,氹仔旁邊,還有大坑渠。做誠實人難,難於上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