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籽】古早味重現 台南白蓮霧

蘋果日報 2015/06/25 00:00


【旅遊籽:賞物尋源】
六、七月去台南,沒吃過新市白蓮霧,就算白去了。白蓮霧並非全白色,是乳白中帶淡淡的翠綠,像翡翠一樣高貴典雅。從頭吃下,青澀味在舌頭上放肆地撒野,但再吃幾口卻無比清甜多汁,果心軟綿綿的,吃到底時一陣果甜,吃下一個我就心醉了。只吃過紅色蓮霧,對蓮霧的記憶只有死甜、多汁,是無法體會白蓮霧那層次感豐富的可愛。
它一年一造,果樹又易病又惹蟲,數十年來因農村城市化,在新市生活了逾400年的白蓮霧樹幾乎絕種。幸得有「白蓮霧達人」之稱的鄭明堂,不惜花10年時間救回88棵被蟲入侵的百年老樹,更以「老樹新栽」的方法,用老樹幹嫁接,保留品種,今日才有每年約1,200公斤產量。
「白蓮霧是酸酸澀澀的,吃慣紅蓮霧的人未必欣賞,但對我們新市人來說,就是家的味道。」鄭明堂十多年前響應新市區區長(現時為鄉長)鄭枝南的拯救白蓮霧號召,第一個站出來幫忙。他在新市土生土長,人稱「白蓮霧達人」。五十多年前新市仍是條老鄉村,他說當時每逢白蓮霧產季,每天都下「蓮霧雨」,一踏出家門總會踩到白蓮霧。跟他年紀差不多的新市鄉長鄭枝南,回憶童年盛況時更作了一首詩,「透早天罩霧,黑鶖騎水牛,順序提茄薯,後宅撿蓮霧」,意思是在霧濃的清晨,家家戶戶都帶備農具,在後院撿白蓮霧。
白蓮霧樹有三、四層樓高。小時候,他最愛爬上樹頂摘蓮霧吃,「每次爺爺發現就會罵我把生財的蓮霧吃光。」自作聰明的他於是爬上鄰居的樹上開餐,「還是被罵。」提起童年往事,他嘴角總會微微揚起。
empty
新市的白蓮霧每個都像白玉般晶瑩剔透,皮很薄,很清甜、水份充足,一試難忘。
日治時期 蓮霧遠銷日本
白蓮霧對老一輩新市人來說,除了是他們懷念的古早味,更是他們的驕傲。鄭明堂說:「以前新市人去台北做生意,一定會帶盒白蓮霧做禮物,很高檔的。」他說日治時期,新市白蓮霧更曾遠銷日本。在他復種白蓮霧後,曾遇過一位日治時代到過台灣生活的日本老翁,「80歲的他多年來一直回味新市白蓮霧,朋友知我種白蓮霧,着我把蓮霧帶給他,老伯吃過一口就立即拍枱說『就是這味道!』」他滿足地說。
可是,隨着台南經濟近30年起飛,易病又惹蟲的白蓮霧,風頭就給進口水果搶過。因為果蠅最愛叮白蓮霧,一叮牠就下卵,害蟲會蔓延至整棵蓮霧樹,果實都要報銷,精明的果農當然不做蝕本生意,令白蓮霧由新市每家每戶都有,到十年前不足100棵。鄭枝南不忍白蓮霧從此消失,於是發起拯救白蓮霧行動。鄭明堂一聽到區長號召,立即走訪整個新市區,檢查所有白蓮霧樹,最後救回88棵,最老的有250歲,最年輕的也有125歲。2012年起,為培植更多新苗,他挑選狀態最好的老樹,以折枝法留種。為解決蟲患,他勤力疏果,每棵樹只留下半部份、不足百分之五的果實,方便他套防蟲膠袋。
empty
鄭明堂
•人稱「白蓮霧達人」
•以折枝法為新市白蓮霧留種
empty
他特別在每盒白蓮霧上放上幾片白蓮霧葉,要客人都知道他的白蓮霧的品種與市場市其他的不同。
復種蓮霧 原來出於歉意
現在的他對蓮霧像自己的心肝寶貝一樣愛惜、照顧周到,每日更花上整天時間打理果園。但原來年輕時的他很討厭蓮霧。20多年前,他一家三代同住祖屋,從小陪他長大的白蓮霧樹就種在家門前。因為白蓮霧樹惹了果蟲,結的果都不能吃,爺爺卻捨不得放棄,還在產季要他每日把跌在地上的果實掃起。20多歲的他嫌煩,一怒之下把兩個他才抱得住的老樹斬下。他覺得內疚,才那麼盡力保護白蓮霧。
對代表自己家鄉的白蓮霧,他要求極高,只要果皮有丁點擦傷、被果蠅叮過,他就不賣,都拿回家做果乾。種得千辛萬苦,只有三分一可以當鮮果賣。
果實成熟與否,他一眼就知,「若只有五、六成熟,只有水份,不甜。」要他傳授目測秘訣,他只拋下一句:靠經驗。別誤會,他非耍性子、擺架子,要不他也不會把自己辛苦親手折枝的白蓮霧苗大方地送給有心人。他兩隻手各拿起一盆約一歲小孩高的幼樹說:「只要肯種我就送,不會種我還可以教。」不過他有一個條件,就是要人送一個蓮霧給他吃,以證明有用心種,不浪費他的心血。傳承文化就是要有一顆像他一樣不計較的心。
empty
為了宣傳新市白蓮霧,鄭明堂以蓮霧的樹枝做成筆桿,找來當地黏土導師每年為白蓮霧公仔做筆。
empty
86歲的鄭老太喜歡把白蓮霧做成蜜餞,說是孩子小時候最愛的零食,鄭枝南怕媽媽辛苦叫她停做,但她卻不聽話。
empty
原味的白蓮霧果乾,味道酸酸甜甜,蓮霧味濃,保留白蓮霧的口感,加水沖泡更可做成白蓮霧茶。
保育白蓮霧靠折枝
empty
折枝材料是泥土、水、繩和膠袋。
empty
找出適合的枝幹,用小刀把樹皮刮開。
empty
把土壤加入刮開的樹枝上,加水,用繩綁緊,待根長出來就可以移到新盆。
白蓮霧身世之謎
蓮霧是熱帶水果,盛產於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相傳是十七世紀,荷蘭人佔領台灣時途經東南亞,把種子帶到台灣種植,至今已有400多年歷史。由於白蓮霧喜歡長在有鹽份的土壤,而新市以前是古台江內海東岸,所以種出來的白蓮霧味道特別好,台南其他地區也種不出這個滋味。因為已找不到相關文獻,故鄭明堂只能推測這是新市獨有白蓮霧的原因。
empty
新市又名白蓮霧之鄉,市中心的燈柱都掛滿白蓮霧吉祥物。
貴價白蓮霧 過百元不足一公斤
如果在網上搜尋「台灣白蓮霧」,你會發現不但有新市白蓮霧,還有宜蘭白蓮霧。它們兩者完全不同,前者在台灣生長了逾400年,後者是近年宜蘭農戶在越南引入的越南種。越南種白蓮霧比有名的屏東黑金剛蓮霧還要甜,卻沒新市原生的層次感,售價亦比較便宜。宜蘭出產的每台斤(600克)售120至150新台幣(約30至40港幣),新市白蓮霧的售價是它的四至五倍,每台斤售600新台幣(約150港幣)。
記者:吳宛蔚
攝影:林栢鈞
編輯:黃子卓
美術:孔文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