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獅城人話】雙性戀的天空 「好多人叫我落地獄」

蘋果日報 2019/06/03 02:20

新加坡

【獅城人話】
新加坡人原來很快樂?聯合國每年都會發表《全球快樂報告》,列出全球約155個國家及地區的快樂指數。新加坡連續多年位列亞洲前三,2019年新加坡再次穩坐亞洲第三名,僅次於阿聯酋及台灣。每說到新加坡,大家不外乎想起當地近八成綠化環境、令香港人羨慕不已的組屋政策及新加坡獨有的新式英語「Singlish」。新加坡的生活看似安穩美滿,但新加坡人也真如此快樂無憂?我們找來出櫃歌手、樂齡老人、英籍香港移民及大笑瑜伽老師,四個不同身份的新加坡人,用自身經歷告訴我們,在新加坡生活,究竟快不快樂。
同志、穿女裝、歌曲大談「情與慾」,所有能在他身上出現的,都是新加坡敏感不過的話題。他卻沒有因此而自我噤聲,反而更努力為自己、為LGBT發聲——他是Leon Markcus。

Markcus是一位獨立歌手,他的歌曲寫的都是自身一路走來作為雙性戀的經歷。他從小就知道自己雙性戀的傾向:「我從小就有雙性戀的概念,小時候我會左手牽着女生,右手牽着男生,然後跟媽媽介紹,他們是我的女朋友及男朋友。」從小發現自己的性取向,卻沒有改變受到「被否定」的成長過程,「在學校常被同學欺負,因為我的聲線較高音,又很喜歡Britney Spears,所以同學們都會歧視我,欺侮我。當我在廁所,他們會拉我出去,把我推在牆上取笑我,把濕的紙巾都丟在我身上,這一切都因為我像個怪怪的學生。」他續說:「很多同學說我應該去地獄,因為我是雙性戀。」
empty
Markcus勇於表達自己雙性戀者的身份。
政府審查資訊 歌曲不被宣傳
雖說童言無忌,但現實中許多歧視與欺凌,都發生在成長階段、尤其是學校中,孩子間一時的作弄與嘲諷,會成為「語言暴力」,在別人心中烙下難以癒合的傷口,甚至情緒崩潰。「小時候總覺得自己是一個錯誤,學校有很多關於我的流言,影響到我的校園生活,然後我被診斷患上厭食症。」除了厭食症,後來他更患上了抑鬱症,經歷如此黑暗的成長過程,所以他把自己的故事都寫進歌詞裏面,成為了對抗抑鬱症的出口:「It's dark and cold in this planet we call home. Scared as we're bound to lose it all. Lost and forgotten, the fear is growing strong. Holding on to a glimpse of hope.」

沒有經歷過又怎會懂?因為自身經歷,長大後的他勇敢為非異性戀人士發聲,創作的歌曲裏也毫不忌諱地大談同性戀及雙性戀,甚至當中的情慾,音樂影片中也不受拘束地穿上透視裝及高跟鞋。可是在對LGBT族群非常保守的新加坡,除了《刑法》第377A條是禁止男性之間的性行為,最高可判處兩年有期徒刑,新加坡政府亦會審查相關資訊,「可能因為我是個雙性戀者,可能因為我的歌曲與歌詞都太敢言、太大膽。」

在性取向方面,「快樂」與Markcus似乎有點距離,但他仍期待這個國家能讓他真正快樂起來,「一個美好的城市不該只有經濟與金融,而是在藝術文化上,讓所有公民都擁有自由,這是我們需要學習的。」新加坡這個國家在承認自我的層面上容不下他,但他也會努力爭取所有人都應享有基本人權,期盼沒有歧視的一天。
empty
新加坡政府及社會對同志的態度,讓很多同志都感到迷失。
empty
在音樂影片中,Markcus不受拘束地穿上透視裝。
empty
音樂成為了Markcus宣洩情緒的出口。
empty
Markcus第一個出櫃的對象是好朋友,而朋友對他的支持也更堅定了他為不公發聲的信念。
fb : Leon Markcus
記者:陳靜雅
攝影:張志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