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一條菜事件 - 陸怡

蘋果日報 2009/07/05 00:00


有次與朋友談起同性戀的問題。說的,是男同性戀。當然也談了些關於肛交的話題。不知怎的,我們身邊總有一兩個勇於站出來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的男子,他們大多個性細膩、對感情投入、比女孩更貼心溫柔。從事創作或與成衣有關的工作,都見他們的蹤影,因為他們對美,有着另類視野。我一直認為他們,某程度上,是真人版的「小飛俠」,他們都不願意長大,愛活在自我封存的美好世界裏。……當然也有例外,有些是很煩人的,比女孩更忸怩及八卦。
提到歡愛場面,朋友說到某位朋友的「一條菜事件」。據聞當天那位男子,與同志火速搭上後,結伴尋歡去。完事後,把性器取出時,赫見器官上黏附着一條菜的殘渣。男子大驚,久久不能言語。朋友說,男同性戀者都有無限的激情,不愛戴安全套的。可想而知,當時男子的受驚(或噁心)程度有多甚。
我聽後,也無法言語。怪不得好些不能接受男同志的人,都認為他們髒,像在糞堆裏找吃。對我而言,道德並非枷鎖,但衞生問題卻值得深究。激情的愛慾想來已興奮,不過,還是要懂得保護自己,戴套。
(編按:林夕續稿未到,暫停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