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重溫】日式拉麵 | 單親媽媽成香港拉麵店之母 子承母業秘製豬骨湯底連奪米芝蓮

蘋果日報 2018/12/16 00:01

米芝蓮蒲谷康成島田逸子必比登推介日本拉麵

拉麵Jo,開業翌年已登上米芝蓮必比登推介,六年來未曾落榜。老闆蒲谷康成(Kosei)說︰「沒有一平安,便沒有拉麵Jo。」一平安是香港首家日式拉麵店,由蒲谷的母親島田逸子於1984年創立。因為一個女人的堅持、一個母親的信念,34年來,哪管租金瘋狂跳升、拉麵店數量激增,這家老店依然屹立不倒!這位硬淨如鋼的日本女人,走出離婚、失去雙親的悲痛,衝破員工集體跳槽、被政府勒令關門的難關……到今天,看着兒子青出於藍,眼神是那麼的滿足、欣慰﹗
時光倒流40多年,逸子那年才19歲,花樣年華,跟隨父母到香港定居。「我是獨生女,父母是舞蹈員,因經常來香港表演而愛上此地,還在香港開了第一間卡拉OK,落地生根。」
離婚當自強 開拉麵店養全家
其後她回到日本結婚生子,專心做家庭主婦,沒想到小兒子出生不久,丈夫便一走了之,離婚收場。為了撫養兩個兒子,她必須自力更生,「我很喜歡吃拉麵,香港當時未有,所以在父母資金支持下,我開了香港第一家拉麵店。」
然而,她的事業路並不平坦,拉麵店僅開業數月,便因承建商未有向政府提交足夠文件而被勒令停業。「我完全不知道可以怎樣做,晚上回家後便偷偷哭泣。後來是一個任職廚師的客人義務替我解決問題。我甚麼都沒給他,只送他一碗拉麵,但一星期後,店舖真的能重開。我很感激,發現原來世上真的有奇蹟。」
瀕崩潰邊緣 員工跳槽父離世
雖然對飲食業一無所知,但逸子肯學肯做肯捱,除了引入長崎拉麵,還多次飛到日本懇求拉麵大師長谷川端向她傳授豬骨湯拉麵,令拉麵店很快已客似雲來,但同時亦引來抄襲之風。
開業第二年,全體員工竟然拉大隊跳槽至另一家拉麵店,只有廚師馬永光及侍應王碧雲留下,兩人都不約而同說︰「留下她一個女人很慘呀,我們不能走,一定要幫她。」王碧雲補充,老闆娘待她如親人,初入職的她經歷喪母之痛,老闆娘竟關舖半天,讓所有員工到殯儀館向她媽媽鞠躬。當時全店只有他們三人工作,老闆娘洗碗洗廁所一腳踢。不過,對這段往事,她卻滿不在乎說︰「那時年輕,冇問題,我加油。」
只有一件事,令逸子心如刀割,就是父親於1992年意外離世。由於她之前多用父親的戶口處理財政,戶口因父親沒立遺囑而被凍結三年。逸子既要經歷失去至親的痛,母親又在日本病重,還要面對財政壓力,瀕臨崩潰的邊緣,但她都勇敢撐下去。「我很愛我的父親,他離去的一年,我的心依然好痛好痛。朋友說願意借錢給我,我都推掉了,我會自己解決的。」
子另創品牌 與老店唇齒相依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逸子已再婚,並另外開了三家分店,靠拉麵養大兩個兒子。長子做設計,幼子Kosei則由會計轉行至飲食業,數年前與朋友合資開乳酪雪糕店,怎知潮流一過,雪糕店全線結業,他便步媽媽後塵開拉麵店。「媽媽很開通,沒有強迫我和哥哥一定要繼承他的衣鉢。我沒有沿用媽媽的店名,反而另創品牌,是因為我想擁有自己的東西。不過兩店是唇齒相依,一平安是媽媽,拉麵Jo是兒子,沒有一平安便沒有拉麵Jo。」
兒子青出於藍,自家拉麵品牌連續數年上榜米芝蓮,讓媽媽流下幸福眼淚。兒子的成功,媽媽亦功不可沒,因為協助一平安引入豬骨湯拉麵的師傅長谷川端,同時是拉麵Jo的背後軍師。拉麵Jo同樣主打豬骨湯拉麵,湯底是用豬骨熬足16小時,特別之處是既有濃郁的豬骨味,質感卻不會過膩和黏稠。
逸子現在已半退休,所有拉麵店都交予幼子打理。雖然Kosei今年已經35歲,不過在媽媽面前,依然是又愛又怕,「她是一個很有威嚴的女強人。我們談公事時,她很嚴厲很惡、我很害怕,但我們平日的相處是很隨意的,我也會經常笑她。」兒子現在仍經常捱鬧,店舖不夠乾淨、服務稍欠完善,媽媽都會虎媽上身鞭策兒子,Kosei亦很在意媽媽的每一句說話,努力工作不辜負她的期望。
為事業、為愛兒勞碌大半生的逸子,聽到兒子體諒地說一句︰「我們都很想保護媽媽,因為我們都知道她多年來都捱得很辛苦。」臉上露出了幸福滿足的笑容﹗
麵屋一平安:尖沙嘴加連威老道92號幸福中心地庫B1號舖
拉麵Jo:銅鑼灣加路連山道3號地舖
採訪︰林蓁逸
攝影︰周子樂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