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 民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4/09/18 00:00


「為甚麼不乘這段時間去旅行?」我問倪匡兄。
「我甚麼地方都沒興趣。」他說:「美國很悶,香港我是絕對不會回去的,澳門倒可以考慮考慮。」
「澳門?」我想不到他會選中這個地方。
「看你寫的,說要開一家全世界最好的神戶牛扒餐廳,我想吃吃。不必到香港,從台灣轉機飛去好了。」
「香港死氣沉沉,不來也罷。一到澳門碼頭,就感受到一陣興奮。」
「不止是香港人感受得到,我在三藩市那麼遠也感受得到。澳門前途無量,酒色財氣,甚麼都有。天下哪裏有那麼好的地方?這簡直是小說中的快活林嘛。」
「還有澳門三寶:奄仔蟹、烏魚和撻沙呢。」我說。
可以在電話中看到他口水直流了:「你快點帶我去吃。我可以在那裏住一個月,天天吃也吃不厭,不必老遠跑到日本也能吃到那邊最好的牛肉,何樂不為?你開了,我一定來。」
「那我就陪足你一個月。」
倪匡兄有點感慨:「為甚麼兩個地方,那麼不同?都是一樣執行上面的政策嘛。」
「特首是兩個人。」我說:「還是移民到澳門吧。」
「好呀。」倪匡兄說。
「倪太不反對?」
「她不做澳門人的話,兩邊跑好了。」
「看樣子我要加把勁,快點把澳門美食坊搞好,你說好要來的,到時不可反悔。」
「一言為定。」倪匡兄說完,我們一齊大笑四聲收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