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李登輝睜眼說瞎話

蘋果日報 2002/12/27 00:00


台灣世新大學新聞系講師 張家琪
李登輝在自己「欽定」的《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一書中說:「不論在私人感情上,或在長官部屬的關係上,我對蔣經國有一份特殊的知遇之情,對於他的家族成員,我也從未出過一句惡言」。距離李登輝出書才不過一年半,李登輝竟對他的「知遇」老長官──蔣經國,毫不留情的公開批判。
李登輝在台灣宜蘭縣李登輝之友會二十二日舉行成立大會時表示前總統蔣經國,在出任行政院長時大力推行的「吹台青」運動(意指善於吹牛的台籍青年)根本只是為了收買台灣人的心,以鞏固政權而已;他自己雖因而出任政務委員,但並沒有被外來政權收買。
李登輝說蔣經國大力推行「吹台青」運動是為了收買台灣人的心,以鞏固政權,話固然不能說錯,但也非全然如此。稍為了解台灣政局發展的人皆知,在七○年代蔣經國政權正統性因外交危機而備受打擊與質疑之際繼承了蔣介石的權力,他不得不將政權轉而植入台灣社會尋求認同。蔣經國推行「吹台青」雖有收買台灣人心之嫌,但因國民黨長期居於台灣島嶼,蔣經國也知道國民黨不可能「光復大陸」,為了立基於台灣,重用台灣人,由台灣人逐漸帶領國民黨,主導台灣政權,是非常自然的事,蔣經國不如此做也不行,否則,蔣的總統大位也不會由李登輝繼承。

為混淆選民視聽
今天李登輝竟說他自己雖因此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但並沒有被外來政權收買。若真如此,為何同意台灣前監察院長王作榮的介紹加入外來政權的國民黨?為何在接班之後不斷聲稱師事蔣經國,並以實踐蔣經國的遺言自居?就算如同李登輝在上坂冬子所著的《虎口的總統》一書中所說,他加入國民黨是為了「險中求生」,一個「險中求生」的人可如此騙得大位,其「奸」其「詐」,也真是古今少有。假如,今天李登輝並未失去總統大位和國民黨主席,相信李登輝不會睜着眼說這些話。
別人都可罵蔣經國,唯獨李登輝沒這個資格;別人都可批判蔣經國,唯獨李登輝沒有這個立場。今天李登輝是他所說的外來政權──蔣經國底下的最大受益者,而李自己對台灣政治大學學生演講時表示他從經國先生身上學到要走民主化,既然自己承認是向蔣經國學習的「學生」,如今又批判經國先生收買台灣人心,如此言行不一,豈不是自打嘴巴,自失立場?
李登輝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談話,還不是為了破解「連宋配」競選二○○四年台灣總統大選而「暖身」,還在用其老掉牙的操縱族群的惡劣手段,將連戰與兩蔣「綁在一塊」,皆視為外來政權,並很巧詐的將自己從蔣經國受益人中跳脫出來,自稱未受蔣經國收買,好混淆台灣選民的視聽。李登輝的「反覆無常」,不要說已被台灣多數民眾所不齒,也會被所有中國人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