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紅封包 - 譚詠康

蘋果日報 2002/02/19 00:00


年初二我逃到山頂盧吉道環迴徑行大運,既可舒展一下筋骨;又可避開那些肥膩的過年食物,讓腸胃喘喘氣。你說行大運意頭好?這方面我倒不太在意,因為不執着。
山頂遊人如鯽,絡繹不絕。繞了一圈,我變成一頭喘氣的牛,四周要找歇腳的地方。最後我決定在PeakLookout喝下午茶。我叫了一客杏仁蜜桃餅,侍應端來時熱騰騰的,甚至有點燙口。一片片的鮮蜜桃鋪在餅面,很有層次感;內裏入口鬆軟,還夾雜着一粒粒的碎杏仁。你更可隨意點點碟面那秘製的、乳白色的、擠成長蛇形狀的sauce,它會把你的味覺享受推至高峰。伴在餅旁的小脆籃藏着草莓、藍莓和紅莓;膩了的話不妨吃些水果消滯。
喝完咖啡,我已感到非常滿足,像一頭吃飽便想睡的豬。侍應端來帳單,盛惠一百大元。我伸手找錢包,天啊!竟然忘了帶錢包出來……
慶幸口袋裏還有爸媽給我的紅封包。往年每張一百大元,兩張便是二百,足夠付帳有餘。賸下的還可以付泊車費和隧道費。
「用紅封包付帳行嗎?」我驕傲地揮動着未拆的紅封包示威。
「當然可以!夠錢便成!」侍應的笑容有點牽強。難道他懷疑我吃霸王餐?
紅封包終於拆開了,爸媽果然響應了董特首的呼籲,進行瘦身。現在我手上只有兩張五十元紙幣。
惟有繼續搜尋口袋:幸好還有外婆的紅封包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