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超然」和「凌駕」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2015/09/30 00:00


張曉明發表「香港行政長官超然於香港三權之上」弘論之後,行政長官梁振英解釋說:「長官地位確實是超然的,但張主任沒說過長官權力凌駕司法機構。」中共法律學者饒戈平則說:「超然,是指有特殊地位,不可說是高於、大於或凌駕於三權。」他們不約而同,把「超然於香港三權之上」的「之上」二字隱去,並說「超然」不等於「凌駕」,真以為普天之下,莫非愚民。
漢朝董仲舒《春秋繁露》卷十七說,天、地、陰、陽、木、火、土、金、水、人十者之外,謂之萬物:「以此見人之超然萬物之上,而最為天下貴也。人下長萬物,上參天地。」這「超然……之上」,明顯是「貴於」、「高於」、「大於」、「凌駕於」的意思,否則人類怎能振振有詞控制萬物。
「凌駕」則也有「勝於」、「高於」的意思,例如梁啟超《立憲政體與政治道德》一文勸勉國人:「人人誠能以自厲,雖一躍而凌駕世界諸先進國可也。」可見「凌駕」和「超然……之上」,根本沒有什麼分別。饒戈平、梁振英要咬文嚼字,不是不可以,但請先多讀二十年書。
今天,中共明顯是向香港人打心理戰,於是張曉明、陳佐洱之流,相繼出言否定香港成規;梁振英、饒戈平之流,則相繼巧言如簧,為之辯解。久而久之,港人自然入鮑忘臭,香港一眾共幹,就更加可以為所欲為,超然三權之上,百姓之上,「而最為香港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