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因無理而取鬧 - 林夕

蘋果日報 2008/06/08 00:00


毛澤東金句之一道:「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無知的是,interesting的是,把interesting誤解為有趣,顯示紐甚麼倫港,國際視野先要學好國際語言。不但中央台,我們的有線新聞,甚至《信報》社評,天,是《信報》,還要是社評,亁脆把karma譯作「報應」,而不譯為「業」。無可置疑的是莎朗雖為達賴好友,對業還是一知半解,把它簡化為你對人不好就有壞事臨頭。業,因為廣東話同音,不少人以為是孽,業其實包含了需要很多頁才能解釋清楚的分類:身業語業意業惡業善業滿業共業無間業……
無奈的是最大的焦點就落在不能稱之為錯譯而是隨手譯的「報應」二字,為此又杯葛罷看禁影道歉,反而錯過莎朗最值得細閱的心態。她說關心奧運西藏,因為他們對達賴不友善,而他是我的好朋友。智商近二百的人在這天大課題不該這樣說話,犯這以親疏為別而起的分別心,這樣說,會讓人誤會或看通透她的心態,達賴如果不是好友,就不對西藏問題關心?還有令她流淚的所謂的biglesson,原來是發現人有時候要謙卑,幫助曾經對你不好的人,無解的是,與達賴的交情是建基於政治還是宗教?否則佛家,不管是哪一宗派,對眾生平等的慈悲是最基本共通的理念,平等,當然包括對你不好的眾生,到現在才明白這大道理,未免把她的無底深潭也露了底。也無人留意她的發言,多次Idunlike,I來I去,大事件下她個人高不高興,也不翻查一下四川其實有多少藏民。因無理而取鬧,最無望的是罵人是脫星,她自己現在就招到損失億萬美元的報應。是為雙輸。

逢星期五至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