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給小泉純一郎當頭棒喝

蘋果日報 2002/04/25 08:00


小泉純一郎再次冒天下之大不韙,突然在春祭參拜供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其居心叵測。世人不能再沉默,再姑息這位不見絞刑架不落淚的好戰分子的挑釁。為了世界和平,為了後代,應團結起來,給小泉純一郎及其右翼政府發出怒吼的棒喝:膽敢再發動戰爭,誓必把日本人民再次推入災難的深淵,小泉純一郎將重蹈東條英機的覆轍──被押上絞刑架而遺臭萬年。

消耗中國之國力
小泉純一郎最近的韓、中訪問後,錯誤估計情勢:看到中國韜光養晦,見美國以反恐為藉口已完成了較冷戰時期更完整的圍堵中國的戰略部署;配合美國支持陳水扁政府聯同李登輝漸進式台獨部署;在美國的默許下,以色列以反恐為名實清剿巴勒斯坦及支援巴解的鄰國的武裝力量,更孤立三「軸心國」和「流氓國」,製造四面楚歌之象,以此消耗中國之國力,拖慢中國之發展(國內的兵力部署既要駐重兵於東南沿海,以震懾陳水扁政府不要搞台獨;又不能不加強原來不必駐重兵的西北、西南邊防,為此而須額外增耗軍費;既要應付國內輕濟和政治暗湧,又忙於四出訪問周邊國家,以化解美國之包圍。國家領導人忙得不可開交的同時還要耗去大量資源安撫這些國家)。
我們再從小泉純一郎和小澤一郎歇斯底里的言論(後者更叫囂日本可以「在一夜間生產數千枚核彈頭,並擁有洲際彈道導彈的火箭」),散布日本面臨中國威脅,煽動日本人民的反華情緒,妄圖讓日本人民再次充當炮灰。

日人反軍國復辟
其實日本大多數人民熱愛和平,珍惜當今和平富足的生活。愈來愈多的人表達反對政府復辟軍國主義的意願和決心。
像東史郎和篠塚良雄……這些二戰侵華老兵也紛紛站出來向中國人民謝罪,並率領國民反戰;像土屋公獻律師組成律師團,多年來義助香港索償協會向日本政府和發鈔銀行追討軍票的「兌回」;像笠原十九司、荒井信一教授和作家和仁廉夫等眾多學者就不屈不撓地與日本右派歪曲史實修改歷史教科書進行鬥爭;像川田洋子和橫須賀市議員原田章弘分別組成支援團體,不遺餘力的義助中國受虐勞工和細菌戰受害者向日本政府和西松、鹿島建築公司索償……。
世界反戰力量正聯同日本人民形成反戰洪流,小泉、小澤和石原之流終將湮沒在這洪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