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漿鴨 - 邁克

蘋果日報 2012/12/10 00:00


起初聽聞達明一派在台北簡單生活節演出,並不是十分雀躍,和東京的明粉大Y小Y研究要不要移船就磡,她們考慮一輪都決定放自己一馬,世界艱難銀行戶口乾塘,能夠少飛一次就少飛一次。我比身任正職的她們經濟更恐慌,敗家早已敗到七七八八,千金散盡毫無復來預兆,當然跟着卻步不前,反正復合騷四月在紅館看過,那些你方唱罷我登場的輪流轉音樂節每人頂多表演一小時,似乎不值得舟車勞頓過埠跑一趟。後來接獲古老師通知,得悉浙江崑劇團恰巧同期赴台,戲癮被撩起來一發不可收拾,「世界終結前何妨為所欲為」的藉口應運而生,而且林美人筆下的億萬富翁慷慨贊助住宿,行館還要座落距離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一箭之遙的仁愛路,這才把心一橫往桃園機場進發。
上了計程車,司機抱怨雨已下了十天,看來暫時沒有停的意思,我因為忽然發現忘了攜帶最重要的門匙,抵達行館面臨望門興歎困局,必須為自己的糊塗啟動B計劃,沒有心情與陌生人討論氣候。其實着陸台北,十次有八次都在下雨,進城搭的不論是灰狗還是的士,窗外沿途景色通常一片朦朧,除了要等放晴才可以上陽明山浸湯,不覺得帶來其他不便,根本就不以為意。一連兩天的音樂節,第一天本來想看蘇打綠,但交收門票安排得太遲,只好作罷,直到第二天才領教到厲害:舞台前的草地起碼還有薄草,站在上面不至於即刻淪陷,然而通往目的地必須經過泥沼,踏上去又軟又滑不算,竟還浮沙一樣吸着雙足,不用力不能舉步,太用力隨時失衡跌倒,落湯雞分分鐘變泥漿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