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兩把頭」和兩張臉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2/01/01 00:00


塑膠美人芭比娃娃,新年推出三十多個新look。包括美人魚、溜冰皇后、假日天使、愛爾蘭公主、中國公主(清朝宮裝。應名「格格」吧?)……等。不管甚麼名目、裝扮、特色,也不過是換一件新衣的倒模公仔而已——奇怪,仍有擁躉高價購下珍藏。
我對僵硬的芭比沒有興趣。但他們挑選了清裝look,又真是雙倍僵硬。
清代宮廷服飾,一直令我充滿疑惑與驚駭——為甚麼大內的設計師會得把所有廢物給堆砌上身?
那些文武大臣官服上馬蹄袖,兩塊摺上去的馬蹄形布塊,是為了他們惶恐下跪時,「啪!啪!」兩聲打下來,以「奴才……」開始以「碴!」終結的有聲道具嗎?既不漂亮,又欠威儀,更難保暖,或展示「犬馬之勞」吧。
后妃宮人、八旗貴婦的木頭花盆鞋固然如踩蹺,行動不便,接近殘障。最自虐首選頂上「兩把頭」,尊貴象徵。不是帽,而是大塊起稜的板,纏以黑緞,綴以絹花、珠寶、垂珠穗。愛美的后妃扣戴髮上還飾一朵巨型牡丹芍藥,比人頭還大,遠看像兩張臉。確為相當沉重的負荷,長此以往,頸椎肯定出事。但她們仍高傲地頂着大黑板,昂首挺身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