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vs光榮退休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2/05/23 08:00


女讀者Q電郵問我,她等了四年,等到浪子回頭,「他」突然出現在她平靜的生活,重修舊好的要求令她非常矛盾,再者她身邊已經有一個不錯的,怎算?
浪子回頭對於當事人來說就好比「三千年開花,六千年結果」的現象,雖然難得一見,但你當天想追求的真的是你現在所需嗎?這三千年、六千年來,莫非你沒有變轉和成長嗎?
我想女人要好好分清「稀罕」和「希罕」,稀罕的事物你不一定希罕,我遇過不愛吃鮑魚、魚子醬的男人、不愛珠光寶氣的女人;如果要鍾愛,你也可以鍾愛海灘上俯拾皆是的空貝殼。
在戀愛路上浪子回頭,只能算「難能」,不能算「可貴」。做女人的也不應該為浪子霎時變好而大驚小怪,為甚麼要高度稱嘆壞分子率性所做的唯一好事,不去記掛那些天大好人長年累月的好處。
也許女人真的等得好苦,可是守得雲開見月明之後,雲又會再聚,誰敢擔保浪子回頭之後不會故態復萌?江山易改,品性難移,下一次他犯錯時,莫非女人又要多等四年?試問一個女人有多少個四年?
既然女人的心願已償,最好不要再發展下去,他浪子回頭之時,也就是女人見好就收,光榮退休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