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到一個字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3/03/14 00:00


近來大看韓國片,《我的野蠻女友》最好看,接着的《我老婆係大佬》就差得多了。另一部叫《殺手公司》的也拍得很好。
其他的都不行,但因為有些演員看得熟悉了,他們主演的片子也非看不可。
我們看韓國片已有很長的一段歷史,從前申相玉導演的那一大堆戲都很好看,他拍的《紅色圍巾》還是第一部能在日本上映的戲呢。
申相玉拍的《夢》最具代表性,這個題材一共拍了兩次,一次黑白,一次彩色。講公主到廟裏燒香,一個和尚看到了她,動了凡心。懸崖上有一朵黃色的花,公主喜歡,和尚就冒着性命危險爬上去採給她。
結果和尚和公主私奔了,遠走天涯,生男育女,皇帝派人追踪,把他們一家殺了。
這時,和尚醒來,原來是一個夢。
片子拍的風景有如水墨畫,用寫意的手法,攝影令觀眾看得如癡如醉,是一部電影節中值得拿來回顧的片子。
申相玉後來也拍了一部《宮女》,在香港上過,講太監愛上宮女的故事,非常豔情大膽。在當年的電檢尺度能通過,已讓韓國觀眾谷精上腦。
愛上電影的人應該甚麼都看,不管是西片韓國片印度片,好戲悶戲,總之有戲都看,才算真正的影迷。
近來的韓國片也喜歡用電腦特技,以漫畫改編的也有好幾部,其中之一叫《火山高》,那個高字是高中學校的意思。
這部片子本來不值一提,但裏面有個亦忠亦奸的角色叫張良,非常自負,口頭禪為:「我是張良。」重複又重複,結果學到一個韓國字「Na」,就是「我」。
「Na,ChongKokuSalam」,是「我,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