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蕭師傅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9/29 00:00


平生跟畫家有緣,跟攝影師也有緣。
跟攝影師交朋友,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長見識。他們把窮年累月,用心血換來的照相經驗抖出來,讓你一文不花、滴汗不流就得着,你說可貴不可貴?
和他們見一次面,等於免費上一堂校外課程。人家的經驗,你是看百部攝影專書,耗千筒膠卷亦未必得到的。
可跟他們交往也有壞處。每逢聽見他們說哪種鏡頭棒,哪種新出的相機好,總忍不住破慳囊,破得太勤,就要向法庭申請破產。所以這類藝術家,名副其實是損友,不能不交,不能多交,不能不見,不能常見。常見的話,來日兩腿一伸,陪葬的淨是你滿屋的相機和鏡頭。只是你會光着身子,要用草蓆捲着入土,棺材本早耗在攝影上了。
這夥敬而遠之的大師名家當中,有一位是蕭煒堅。相識多年,往來不多,所以沒把他算作損友,聽他說過好些照相的經歷,十分有趣。有一次他慨贈一塊給Guinness設計的手錶,才曉得他除了攝影,亦精於設計。最近他送贈眾豬朋的,是給Guinness設計的攝影師背心。跟同類背心一比,不難看出它的優點:左右兩方各有個口袋,大得可放個相機的機身。最特別的還是,背心後面造了個口袋,可藏腳架,實在方便。
這位專業攝影師,我不能只稱他益友,以檔次來說,要管他叫師傅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