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孕育了「燒烤叉」】旺角殺街 C AllStar:被殺的還有本土街頭文化

蘋果日報 2018/05/25 17:00

C AllStar大媽旺角行人專用區

油尖旺區議會昨討論「研究撤銷旺角行人專用區議案」,在16票支持,1票反對下通過,料約四個月後,正式殺街。
是否一刀切呢?運輸署指,會進行專業研究,掌握行人流量變化,以檢討及評估有關建議對行人安全和行人環境的影響。
成立委員會、專責小組、研究、研究再研究。香港人不陌生。
運輸署於2000年建議設旺角行人專用區,結果18年之後,行人專用區上佇立聽歌的「MK妹」,短短18年之後變成口音不正的大媽;以前霸位係先到先得,依家變成有「街霸」—— 堅稱「呢個位係我嘅」,就好像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講「香港的主權一直屬於中國」咁……
在菜街「長大」的C AllStar——2010年開始「上街」。八年之後,人來了又走了,究竟還剩下些甚麼?
四子今午接受《蘋果》訪問,就由2010年講起。
「2010年,那年我們從北京完成MV回港後,因為嘗試過在街頭演唱而效果不錯,監製亞簡決定叫我們四個在香港街頭唱歌,一來宣傳自己的歌曲,二來磨練自己。我們選擇了西洋菜街,因為那裏人流多,地點適中。
「記得那時還有小丑先生,魔術師,掃描的,替人拍照的等等,各式其適,那時候表現多元化,只要你有閒情走過,總有一款可以留低你駐足。
「那時在專用區唱歌的人不多,我們四個便拿出簡單的樂器,開始那個年頭還未流行叫的Busking。唱自己的歌,別人的歌,觀眾喜歡聽的歌。街頭表演的觀眾最直接,唱得不好他們或是悄悄地閃,或是贈你一兩個字離開,如何留住他們便是我們在哪裏學師的目標。
「怎樣唱,唱甚麼,玩甚麼花招等等都是在那十四個星期晚晚淬鍊出來。來過的或許走了不少,留下來的群眾卻一次比一次多,到最後我們已看不見群眾的最外圍,要企上我們的小型舞台(小木箱)才能跟最外圍的觀眾互動。
「那時每個星期六晚風雨不改地每次三小時,由八點唱到十一點,其實長度等於一個紅館演出,但我們樂此不疲,有時觀眾太熱情甚至十一點後熄了咪還跟他們多唱一兩首,名副其實的安哥。繁華過後,享受過幾百人的歡呼聲和掌聲,我們四個又背着樂器和喇叭回到公司,變回一個小伙子。
「街頭觀眾是最無情的也是最有情的。無情的,或許一早走了。有情的,陪我們走過這七年,陪到我們上紅館,直至休團。七年間我們都成長了,行人專用區亦變成了一個我們不熟悉的異域,唱跳着我們不熟悉的文化,表現着我們不熟悉的風情。
「這片曾經的樂土就像我們的母親,用了十四個星期的時間孕育了我們,我們生於斯,長於斯。如今被殺,的確可以換來一刻的安寧,但被殺的還有香港本土的街頭文化,究竟,在這裡,我們還剩下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