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尿而紅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13/10/25 00:00


北京舉辦國際馬拉松,吸引中外選手參賽,但主辦單位設置的流動廁所和公廁卻極度有限,迫使選手們「就地解決」。結果,從中國自己的媒體拍攝的相片不難見到尿流成河的奇景,跑道兩邊尿液積聚,「水光瀲灧」,折射出耀眼光芒。
有網民在微博刊登相片,一群中外選手一字排開緊貼紅牆射尿,其中一位金髮馬尾女選手,在站立的選手中,下蹲屙尿,「眾人皆站我獨蹲」,成為焦點,一尿而紅。
大型國際賽事,相應的配套設施卻不敷應用,那些被迫在途中、街邊、紅牆下「解決」的別國選手,應該很無奈,很沒有尊嚴吧?從屎尿處看中國,參賽選手及國外傳媒對強國之強必有深刻體會。這不是被迫在鏡頭前「解決」的選手的恥辱,而是主辦國的恥辱。
那個一尿而紅的金髮女郎想必深感羞辱。但也有人偏偏是為了享受在紅牆射尿的快感而來。網絡上有網民聲稱,他們參加馬拉松,目的就是為了去紅牆射尿,宣洩不滿。因為平常日子裏,他們連走近紅牆的資格也沒有。一旦有資格走近,當然要把尿液留下,把自己的氣味留下,宣示自己的瞬間佔有權。
所以強國人來香港喜歡就地解決,這跟香港的洗手間數目無關。一國之民,在自己的國家找不到尊嚴,找不到身份,找不到存在感,看到香港人在香港輕易擁有上述東西,唯有用屎尿宣洩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