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辜 負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7/11/19 00:00


內地博士生葛煒煒自殺後,家屬一行經南京趕赴科大,跟葛相熟的內地生組成人鏈保護,跟攝影記者推撞,記者報稱受傷,要求內地生道歉,學生不允,記者最後報警求助。這件「插曲」本是小事,卻反映中港兩地文化落差之大,實非大學溫室裏受慣過度保護的行政高層所能理解。葛煒煒自殺不是一時衝動,他為前途苦惱決不是一時三刻的事,他最信任的導師雖然也是內地來的,可惜在關鍵時刻,沒有給予精神導師應份輸送的人文關懷。或者公平點說,導師也要在香港這個功利社會立足,四出謀職。導師教授尚且為教職頻撲,疏於照顧學生乃係迫不得已,不算是玩忽職守吧。
校方已知道煒煒情緒有異,提供一般援助,叫內地生自己執生,顯然不了解他們的難處。這批尖子背負全村全鎮的希望,勤奮赴港苦讀,走上了一條香港仔眼尾也不敢瞄一下的博士不歸路。所謂人望高處,可高處不勝寒,煒煒來港這兩年,肯定嚐到了本地生無法領會的冷酷,在這種破釜沈舟孤立無援的求學狀態中,試問一個廿六七歲從無社會人事經驗的農家孩子,怎麼苦撐熬過來呢。跟煒煒念南京大學的那批普通成績的同學,大概已經南下深圳把地下港股炒到熱火朝天賺取了三十歲人生前第一個一百萬了。煒煒誤信謠言滿以為發獎學金給他的香港真是個人文薈萃的國際大都會,來了才驚覺貨不對辦。香港辜負了煒煒,對不起,請你一路好走,來生別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