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港故事:
胎毛筆工匠 
父母祝福化成筆

蘋果日報 2018/11/24 00:00


父母眼中,子女每個重要時刻皆彌足珍貴,一支胎毛筆,將嬰孩初生後的毛髮保存,比如今的數碼相片更有質感,更因曾有古人以胎毛筆考獲功名,而被稱為「狀元筆」。時移世易,毛筆雖已非日常書寫工具,但仍有父母為初生子女製作胎毛筆,為其成長留下紀錄,亦寄願子女成才。家族由清朝道光年間開始製造胎毛筆的張虹霓、張振宇父子,更曾是香港當下碩果僅存的胎毛筆製作人。

記者:潘婉玲
攝影:詹家志
empty
張振宇替嬰兒剪髮有既定程序,剃下毛髮按位置分開,不容搞亂。
「男仔先由前面開始,用來做筆膽。」手持電鏟的張振宇,一邊為客人懷中的嬰孩剃頭,一邊向記者解釋他的剪髮程序。剃畢頭頂毛髮後,再到後尾枕,接着左右兩側,剃下的毛髮按位置分開,再放進不同利是封,不容搞亂。嬰兒頭上的毛髮轉眼間已全數剃光。黃生黃太帶着剛滿四個月的兒子到來做筆,期望留作紀念,懷中的兒子於剃頭過程中很安靜,「鴻運當頭,福星高照」,張振宇最後在嬰兒頭上包上紅布,結束約一分鐘的剃髮儀式。

由於每個人的髮量不同,頭髮較稀薄的只能做一支胎毛筆,髮量較多者則可做一對,一對胎毛筆亦稱「文武筆」,寓意文武雙全,而每支筆筆桿除會刻上小孩的姓名及出生日期外,對筆更會加上對聯。

「歲雄胎毛筆」第六代傳人張振宇,年僅32歲,別看他年紀輕輕,其實15年前便跟隨父親張虹霓學做筆。張家於清朝道光年間成為皇家御用製筆師,替帝皇之家製作胎毛筆,距今已160年,技藝一直只傳予張家媳婦,直至張振宇父親張虹霓哀求祖母破例,成為少有的男製筆師。
empty
張虹霓與張振宇父子的家族由清朝道光年間開始製造胎毛筆,家族曾是皇家御用製筆師。
「細個攞零用錢要付出㗎,幫阿爸手整毛筆,阿爸高興會打賞。」
張虹霓曾是本港唯一的胎毛筆師傅,1966年,文化革命在內地爆發,張家製作胎毛筆的工具全部被紅衞兵砸毀,三年後,20歲的張虹霓隻身來港,發現傳統手藝苦無用武之地,只好到鞋廠當學徒,每月賺380元。

生活拮据又遇上師傅辦喜事,「佢生咗個仔,徒弟要封150蚊利是,我搵380蚊咋,於是提出幫佢個仔做胎毛筆,仲有利是收返」。
empty
刻有滿文「龍馬精神」的銅製毛筆,有百多年歷史。
一場機遇,張師傅開始兼職製作胎毛筆,更引來電視台訪問。廿多年前,鞋廠結業,張虹霓於土瓜灣開店全職製作胎毛筆。

張虹霓創立的毛筆博物館,放置不少歷史悠久的毛筆,其中一支製作於清朝道光年間,以滿文刻上「龍馬精神」四字,銅製筆桿光得發亮,絲毫看不出歷史痕迹,原來此乃張振宇的「傑作」,事後更獲賞一耳光,「佢(父親)叫我抹筆,我咪用洗銅水洗,洗完幾靚吖,點知佢講咗句粗口問候我媽,仲一巴打埋嚟」。「呢支古董嚟㗎!洗完變成咁,唔值錢㗎!」在旁的張老先生哭笑不得。
empty
清朝道光年間製作的毛筆,筆桿以銅打造。
事實上,兩父子因處事作風不同,經常爭執,令張振宇先後多次離開又回巢,「佢以前喺雜誌賣廣告,我返嚟同佢停晒!」本港出生,小一至小四到北京接受教育,從小已寫得一手好毛筆字,回港後卻被同學嘲笑「老土」,因此張振宇從小對製作毛筆又愛又恨,愛是來自金錢,「細個攞零用錢要付出㗎,幫阿爸手整毛筆,阿爸高興會打賞」。

中三輟學後,張振宇曾先後於餐廳、碼頭、地盤工作,偶爾回「歲雄」幫忙,卻沒打算接手。

直至兩年前農曆新年前夕,張父於店中爬上梯子貼揮春,重心不穩跌倒地上,動彈不得,張父託朋友致電兒子:「喂!你阿爸唔得喇!」

張振宇被嚇得直奔醫院,「我都以為腰骨斷咗,玩完喇,我叫佢『繼承生意啦,冇發達,都養家餬口,留個好名聲吖!』」數星期後,張父迅速恢復健康,行走自如。
empty
剃下的毛髮分為四份,以製作筆頭不同部份。
「有個客人等咗好耐,以為我整唔見啲毛,居然懷疑我,好嬲!」
張振宇坦承歲雄價格全城最貴,每支筆900多元起,但賺的都是心機錢,只因38個工序中,除刻字及鑽筆桿外,全部都是人手製作,每支筆需時兩個月,其後更有18年售後服務。由於付出心力不少,張振宇不容招牌被污衊,「有個客人等咗好耐,佢以為我整唔見咗啲毛,我咁畀心機,佢居然懷疑我,好嬲!」

接手後,張振宇推出網上廣告及胎毛筆套餐,胎毛筆桿亦分大中小三種尺寸,切合不同髮量的初生兒,客人同時製作胎毛筆及臍帶印章可獲優惠,訪問當天,不少客人動輒數千元埋單,但張振宇指,目前生意額,與父親主理時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張父憶述,數年前雙非嬰兒氾濫時,每月製作約2,000支筆,生意額達70萬,是目前全年總和。

張振宇坦言,製筆師首要有耐性,只因漫長的製筆過程非常沉悶。去年結婚的張振宇,已預留店內逾10萬元的玉石筆桿,為自己的子女製作胎毛筆之用。如今的張老先生,每天回「歲雄」隔鄰舖位的毛筆博物館,亦經常到中學舉辦毛筆製作講座,推廣傳統文化,「望住個仔,我好欣慰」。身旁的張振宇不發一言,打罵過後,父親的肯定格外珍貴。
empty
張虹霓為兒子製作的臍帶印章。
港故事
有些人有些事,越是美好越留不住。本土手藝、傳統行業、街頭老店,都帶給我們生活的溫度和記憶的厚度,如果你知道有這樣的故事,歡迎提供。(致電或WhatsApp 6383 6568 註明「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