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這一束百合啊 - 蔣芸

蘋果日報 2020/11/06 00:00


含苞待放的百合經過了兩天兩夜逐漸開放了,有幾朵還盡情盛放着,米白色的花朵青絲莖葉,還配襯着十餘支細如柳條,上面佈滿了小苞的長枝椏,插在透明玻璃瓶中,一天天的開放着;從初開微開到盛開,長久的凝視着欣賞着讚歎着,送花給我的還是那位與我相依為命了十餘年,分別後仍有着緊密聯繫的舊同事忘年交,這些年來她真有我心,最難的最要花時間烹飪的鮑參翅肚補品美食遠從火炭來回至少花去三小時也不嫌路遠山遙。
分別後的歲月,各自在不同的領域拚搏着,悲悲喜喜、成成敗敗,回想起來所幸都算是勞而有功,而每年她也總會帶我去還神拜神,她謹守敬畏對待神明的一切禮數,帶着我一一做足,提醒着我不可忘了每年兩次的約定。
人世間有一種友誼是無可比擬的投契,是忍不住的爭辯爭吵也無損於真摯的相知;是凡事永不虛偽、永不計較也永不避諱。那天黃昏她捧來了這一大束含苞的百合,插好後把它拍下放上臉書,孫老師立刻回應:百合象徵百年好合的友情……。心中泛起一陣陣的暖意,還記得當年在流浮山,我的母親和她的母親兩老摻扶着同行的情景,多少年過去了,如今我也已到了母親那時的年歲,而兩老已先後離我們而去,那一幕時不時湧現心頭……。
後來相處的十餘年裏,有太多不堪回首的甘與苦;分別後的歲月也有說不盡的酸甜苦辣,成長的艱辛,生活的磨鍊都在不斷教育着我和她,有時在電話中發發牢騷吐吐苦水,收綫,瞥見那一束百合含着笑也含着淚似乎正無言的數說逝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