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在香港過節真好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1/04 00:00


大除夕夜扭開電視,公仔箱內人影憧憧。睇真一下,在鏡頭前跳舞的是盧海鵬,唱廣東話《夜來香》的是李隆基。無綫主持的除夕倒數歌舞夜真的敬老,讓人感動。
這個「長者嘉年華」,沒有選擇在年齡超過二十二歲已經被噓、貶作老餅的時代廣場做countdown。也沒有到人鬼不分、一夜情基地的蘭桂坊做live。畢竟盧海鵬不是滑板仔偶像,無論幾努力穿上陳冠希的招牌賴屎褲上陣,也不適宜在羅素街的人造雪景中紮紮跳。李隆基雖然歌喉唔曳,但出入蘭桂坊經常走光穿崩的性感竹升妹會覺得李隆基很深圳,跟Soho一帶的鬼佬酒吧唔襯。
荃灣的歌迷也許還比較長情,草根地區的觀眾,現實點講,是冇咁扮嘢。如果記者問2002新年願望,荃灣街坊大概不會像蘭桂坊那位哥哥,回應說:「人人開開心心,世界和平,布殊早早落台!」拖着老婆仔女的阿叔會咧開嘴笑着說:「人人有工開咯,仔女聽教聽話咯,盡快獲配公屋咯;係嘩,生活得好啲咯。」記者為了配合直播,拖長時間再問落去:「咁,重有呢?」阿叔摸了酒糟鼻哥一下,答:「董特首都唔係差成咁,冇功都有勞喎,佢同聲同氣,唔係紅鬚綠眼,大家唔電(掂)傾到電(掂)。」記者收貨,倒數進入最後一秒。2002年個頭,開得夠晒……大。
除夕夜我從大吃大喝平價餐、家爺仔乸同枱但煙照煲、粗口照講的兇猛旺角,坐地鐵過海。中區警力鼎盛,差哥差姐是夜特別有型。
香港是有料到的大觀園,劉姥姥過足癮。除夕晚汪阿姐的珠片裙,閃靚過澳洲悉尼港的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