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師弟你好嗎? - 譚詠康

蘋果日報 2002/01/08 00:00


某天經過銅鑼灣地鐵站,迎面而來是一個英俊正派的少年,身上穿着筆挺整齊的校服。不禁從頭到腳仔細打量一遍:對了,是母校英皇書院的小師弟。他似乎發覺我在呆呆地凝望他,以為我是變態的,露出一臉鄙夷。而我呢,卻自得其樂,在他身上尋回自己昔日的影子。
"OKing'sCollegelivesforever……Nothingshalldefeatusever……OldboysnewboyswinninggloryWeourselvesmustwritethestory……Glorytoourschool!"一首悠揚悅耳,勵志激昂的英皇書院校歌縈繞在我底耳畔,我彷彿像《尋秦記》的項少龍般進入了時光隧道,重新回到母校的懷抱裏……
一棵茁壯的無花果樹屹立在般含道旁,孕育了我的成長。大樹下,同學們可以對弈、可以納涼、可以談天、可以苦讀,更可以尋夢。難以忘懷的,是那小得可憐的游泳池、是那攝影學會的黑房、是操場上那臭氣熏天的廁所、是那莊嚴肅穆的禮堂,以及那齷齪邋遢的飯堂。上游泳課,其實是在大浴缸集體洗澡;到黑房沖曬,其實是在黑暗中玩捉迷藏;去廁所大便,其實是偷偷地在廁格牆壁上塗鴉;趕赴禮堂,其實是考試必經的前奏;往飯堂吃飯,其實是與蟑螂共晉午餐。無數平凡的小故事,在時間的浮光掠影中漂過,不着半點痕迹。
到底,我已長大了。師弟,你好嗎?英皇書院,你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