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沉船記 - 麥飛

蘋果日報 2002/02/09 00:00


一夜,船在海中心沉沒。黑夜裏,整個世界同時沉下去,沒天,沒光,沒岸。
船上的人,拚命逃生,身上圍着水泡,在海裏掙扎了一會,累了,歇下,不欲枉費氣力,在浪聲陪伴下,等待黎明。
天開始亮,水平線透出一絲晨光,像漆黑舞台上的水銀燈,撕破了漫無邊際的黑夜,送走了星月。日光像顯影劑,將藏在黑暗裏的影像慢慢浮現,不遠處,浮出一個小島。
影像雖如幻似真,所有人本能地游向朦朧小島。游近一看,小島小得不能置信,小如舞台,僅能容三人。有幾人善水性,搶先上岸,餘下十數人望島興嘆,惟有四處游,望搜得一島半岸,惜大每茫茫,只見海,不見岸。
小島不僅小,還很奇,全島僅長一奇樹,奇樹每天結果,果實甜美,能供三人充一天之飢。未能登陸者倡議輪流登岸休息,靜待救援,惜先登岸三人堅拒,更獨佔美果,拒與人分享.每天躺卧小島,樂見其他人游來游去,幸災樂禍。
未能登岸者,幾天浸在水,漸慣水中生活,開始捕魚充飢,拾沉船之破木,輪流離水棲息,尚算安定。數天後,未登岸者深明海性難測,非久留之地,決定藉浮木划離沉船處,找新大陸。他們自信,憑藉幾天在水上生活,掌握了求生技巧,必見生天。
岸上人安於小島和美果,沒半絲離去之意。對找新大陸者,只是冷冷一笑。
(沉船記.上)
《思考.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