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有關牙膏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03 00:00


牙膏我喜歡直立式的,比較整齊。師奶我喜歡躺卧式的,比較不整齊。
你可以擦你老闆的鞋,不可以刷他的牙,——天,核突是應該有底線的!
有些女人很好笑,誤把唇膏當作牙膏,塗了在她們美麗的門牙上。
牙膏挺奇怪,總好像「唧極都有」,直至你赴某個美麗約會之前、需要刷牙的那一刻。
牙膏雖然沒有季節性,卻好像偏愛與棉襖扯上纏綿的關係:棉襖的衣袖上總有牙膏留痕。
明知不應該這樣想,但有時卻會想:哨牙的人,會不會需要多用一點牙膏?
高官需要多用點牙膏嗎?他們經常用口放屁。
我不喜歡有果汁味道的牙膏,正如我不喜歡有牙膏味的果汁。
行事不要太明顯。別攜牙膏探望女人,她未必要你留宿;當然,也別攜女人探望你的牙膏。
牙膏令人專注。滿口牙膏時,你不會接客、接機、接棒;接吻更不宜。
我喜歡收集酒店房間裏的免費小牙膏和小洗髮水,送給那些偉大的小矮人玩,例如,那個經常結着小煲呔的小高官。
潮流興瘦身;女人愈來愈扁,像用舊了的牙膏。看見又舊又扁的牙膏,你會性衝動嗎?
沒有牙膏,人類容易口臭。沒有高官,人類較少口臭。
假如市場推出犬隻專用的牙膏,應該大有可為,——烚熟狗頭的男人,舉目皆是。
提防綠色的牙膏,它們可能不是牙膏,是wasabi!
私廣告:輯錄了強伯絕版舊作的《強伯金牙金句》1至5集,已出版了。和剛出版的《傻強扶弱》精選Ⅰ、Ⅱ、Ⅲ集一樣,強伯的收益(不扣成本,不得反口),全捐《蘋果日報》慈善基金。請多多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