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筆論天下:大約在秋季 - 陸日勤

蘋果日報 2008/09/30 00:00


市場調整何時了?日勤認為這只是開始。股票價格主要受三種力量支配,短期而言,估值風險主導股價,而估值又受市場氣氛和新消息影響。
今日,市場不乏壞消息,美國信貸危機牽連至金融機構的倒閉潮,最新一間為美國最大儲備及貸款機構WaMu,在這個全球恐慌之下,香港也人心虛怯,東亞銀行(023)鬧出小型擠提,在估值大幅波動之下,同一件資產,即使本質不變,也可以朝不保夕,大市由去年高位至今,下調幅度四成,而盈利未見倒退,足見估值變化的力量。
而歷來每次估值大幅下跌,隨之而來的,就是盈利倒退,即日勤要說的第二種風險──盈利風險,其短暫滯後的現象,多少反映股市投資者預見經濟型勢不對,企業盈利未公佈之前趁早減持,也反映企業盈利雖主要來自MainStreet,即金融業以外的各行業,包括零售、建築、製造、貿易、旅遊等,也間接受估值變動的影響。
股市一跌,企業本身以市價計算的資產便縮水。另外,企業也持有其他企業的股票,這個安排的目的,可能是賺取投資回報,亦可能是鞏固商業上的合作關係,更有可能是作僱員退休金投資。總之,即使美國及其他市場再沒有驚人的消息爆出,香港出現的大幅跌市,足以引發企業盈利倒退,這些盈利倒退亦會反過來繼續拖低大市。
第三種風險,是政策風險,現在說港股面對政策風險,感覺有點虛無縹緲,其起源地來自美國及中國內地,暫時較引人注意的,是美國製造那種,而風險的開始,又要追索到幾年以來的寬鬆銀根政策。美國的經濟活動大部份由市場決定,借貸和投資不做,嫌風險太高,政府不會迫你做,不過,政府可以降低利息,利誘你去冒險,政府也擔保全國一半的樓宇按揭還款,雙層利誘下,令投資銀行、對冲基金以至房利美及房貸美兩間半官方機構過度貸款。泡沫爆破後,地產相關的金融資產貶值,令有些金融機構一夜之間陷入財困。
今日市場面對的政策風險,是金融機構如何在政府的協助下,為債務減磅,在這個過程中,對其他與經濟關係密切的活動也有影響。例如,信用卡、汽車和企業貸款,以及海外的金融投資,包括香港股市。這個過程估計需時一至兩年。
過去一星期,傳媒重點報道這場所謂「金融海嘯」,以及美國國會經過激烈雄辯巨額救市方案,讓投資者對事件加深了解,和理順救市措施。如果沒有新的壞消息,市場可能短期來個反彈,畢竟,市場是不走直線的。不過,要是以季節更替來比喻市場周期,現在應該大約在秋季。
陸日勤
http://penandsky.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