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仔之頌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02 00:00


廣東話之中,有幾個字我挺喜歡。「女」當然是其中之一,但「仔」也教我雀躍非常。
別誤會,媾「仔」絕對不是我那杯茶,我更加不會和麻甩佬一起飲茶。令我歡騰、和令我身體其他部分騰來騰去的「仔」,是女人的手仔、腳仔、嘴仔、T恤仔和底褲仔。就是因為有了個「仔」字,女人的手、腳、嘴、T恤和底褲,教我着迷,然後沉迷,然後執迷不悔。
你不可以叫男人的手做手仔,你頂多只可以叫他做小手,要是他從事偷竊行業。也不可以稱男人的bikini內褲為底褲仔,只可以稱那些東西為「核突」,因為男人穿上小內褲活像生瘤,的確核突。當然,你可以叫男人做衰仔、死仔、二五仔、敗家仔,——把自以為偉大無比的男人,準確地縮小成為「仔」,這正是仔字另一可愛之處。
我愛「仔」!愛捉着女人的手仔,和她一起煮飯仔;飯煮不煮到出來不是問題,煮飯仔和捉手仔的「過程」才值得珍惜。愛俯跪在她的石榴裙或其他水果做的裙下,為她的腳仔穿上拖鞋仔;她肯不肯穿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看見那些腳趾仔。雖然,每說起「仔」,我就變得肉麻,卻怎也不會肉麻到為她拿手袋仔(有些麻甩佬喜歡做這些事!),即使我不會介意為她拿走那條底褲仔,要是她嫌它礙手礙腳的話。
萬一,因為煮飯仔,搞到變成生了蘇蝦仔,我也絕對不會做個𡁻完就鬆的衰仔。靚師奶,信我,我只想做你……條仔!
私廣告:《強伯金牙金句》1至5集已出版,輯錄了強伯的絕版舊作,還包括一些七十年代(你可能未出世)的作品。強伯的收益(不扣成本,不得反口),全捐《蘋果日報》慈善基金。希望你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