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彈飛 病毒襲 誰偷走我的學年

蘋果日報 2020/04/16 00:00


【肺炎大爆發】武漢肺炎疫情未受控,惟教育局於反對聲音下,仍堅持中學文憑試(DSE)如期下周五開考。有調查指,九成DSE考生反對疫情陰霾下開考,擔心感染,亦害怕成績受影響;對應屆畢業生而言,這是動盪及遺憾的學年,去年反送中運動,學生為抗爭走上前線,這書本以外的一課,以轟烈的方式永久刻印學生腦海。政治問題來不及釐清及梳理,武漢肺炎來襲,學期無聲結束。回首這十個月,中小大學生各有經歷,畢業試、升中派位不似預期,惟作為時代見證人,曾並肩走上抗爭之路,亦已無悔。
記者:黎敬中
攝影:趙浩宜
empty
Brighton對於學期在無聲中完結感到遺憾。
皇仁仔苦等DSE 遺憾無聲畢業
「如果佢(DSE)真係cancel咗,咁我溫嚟做咩?」DSE由3月延至4月,皇仁書院中六生Brighton,曾是青衣區議員冼豪輝助選團中最年輕成員,過去數星期一直忐忑不安。教育局昨宣佈如期開考,終令他如釋重負,全力備戰,首科應考的化學科將於下周六開考。然而,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訪問逾萬名應屆考生,逾九成受訪考生皆反對如期開考。Brighton理解考生們的憂慮,惟認為於確診個案回落下,考試應盡快完成,「如果𠵱家唔考,冇人知6、7月情況係點」。局方又指,DSE一旦因疫情腰斬,將以校內成績作評估,Brighton對此有所保留:「用中五定中六成績呢?中六只係讀咗一半咋喎!」他認為,若以校內成績作參考,大學亦應配合網上面試。Brighton坦言,部份同學預計DSE會延期,如期開考對他們的心情及溫習計劃難免有影響。
empty
去年區選期間,Brighton(右一)為冼豪輝助選,是團中最年輕成員。 受訪者提供圖片
難忘6.12食催淚彈
終於可上考場,Brighton戴上口罩外,亦會自備酒精搓手液,「每考完一份卷就捽一捽手,買個安心」。考期不似預期,他早已習慣,因他的last day(最後上課天)亦曾如此。坐在校門大閘旁的矮石牆上,Brighton難掩感慨:「好多QC(皇仁)嘅畢業生都會坐喺度影相,因為影到『皇仁書院』呢四隻字。」惟如今只能穿上便服站於緊閉的校門前。對他而言,last day象徵自己於母校的旅程終結,今年的學期於無聲無息中完結,不免遺憾。

疫症爆發前,Brighton經常到附近的中央圖書館自修室操練舊試題。農曆新年後,全港自修室關閉,他與同學只能到各區不同咖啡室備戰,「始終自己一個溫書真係好悶,有個人陪吓點都會好啲」。他認為,與同學一起溫習是幸福,但應考則需要幸運,以防感染。對應屆中六生來說,考場內遇上武漢肺炎患者確實比遇上不懂得作答的問題更令人恐懼。

Brighton自中三起已對政治感興趣,曾於校內擔任公民教育組主席,反修例運動開展以來,他除多次以和理非的身份參與遊行集會,於校內進行罷課和組織人鏈,6.12當天更於金鐘慘食催淚彈,當晚還要為翌日的考試準備,「真係溫唔入腦,瞓都唔係瞓得特別好」,成績差強人意亦是預料中事。

去年11月區選,Brighton是其後當選的冼豪輝助選團中最年輕成員,他為冼的文宣排版,以及在青衣區擺街站。Brighton目前已獲某英國大學有條件取錄,有機會到當地修讀政治及社會學系課程。皇仁仔、外國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不期然讓人想起同為皇仁畢業生的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會否希望成為第二個沈旭暉?「唔敢講……因為實在太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