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我超!新年快樂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1/06 00:00


踏入2002頭一個禮拜日,新年仍是滾熱辣的一煲茶,你除了吹凍它,還在做甚麼?
不會是跟你班friend,互相用掌風問候:我超!我插!噢,你條友仔冇咁寸,信唔信我劈你一句「新年快樂!」妖!係咪嫌遲呀,要唔要先,講出口收唔番,打了兩巴掌一樣縮唔番隻右勾拳啦。唔信問阿Sir。
撫住良心講句,我喜歡警察的解釋,也喜歡送舊迎新的新聞畫面有這麼幾下突如其來的「問候動作」。
互道新年快樂,不一定要kiss完左面,還要畀足面子,把右面擰過去,讓ball場裏黐𣲷𣲷的嘴揩多幾下油。迎接新年應該多元化,上等的有酒店闊太低胸互撼,她們對自己凌空挺起的私家建築物有信心就得。下等的有大酒樓師奶、伯父打包十隻八隻超值$28筍價燒乳鴿拎走,擔住牙籤趕住約腳砌它48圈新年麻將。
倒數迎新,只要不是倒董反江,哪種形式都不會令人心火盛。岔一筆講,《信報》冷嘲熱諷倒董聯盟主將掛住度假,無去政府總部示威,遂大作倒董聯盟不成氣候之標題,似有虛火谷升隱疾,編輯部也該拉隊到文化中心擲擲盆栽洩洩憤!
那二千盆花,本來就像塑膠擺設,既無藥用價值,又不是名貴絕種,不必心疼。塗污的中心外牆很易清理,事實上文化中心的磁磚太似公廁,曾灶財都唔吼,是時候考慮更換,甚至重建文化中心了!
喔,至於台灣遊客嚇到以為暴動,啐,跟台灣的老大選舉相比,香港人狂歡過除夕,充其量只像高中學生參加推鉛球運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