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留不住的作品

蘋果日報 2007/11/19 00:00


沒多少藝術家會在花盡心思後,不介意心血轉眼就灰飛煙滅,偏偏美國人阿馬多爾(AndresAmador)例外。他在三藩市的海灘炮製闊度20米的巨型圖案,拍過照後就安然任由潮水將之冲散,說:「作品是要反映世界上充滿美麗的事物。」
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