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言人 - 譚詠康

蘋果日報 2002/08/06 00:00


他覺得不好意思開口,於是由太太當了他的代言人。
「他大概接受不到自己有病……來到診所,他會渾身不自在……他還抱怨:既要早起,又要排隊,更要跟隨號碼,坐在塑膠椅子上等候,像個囚犯……」她轉述丈夫的觀感,我聽得津津有味。
「他有甚麼實際的建議沒有?」我很直接。「是不是想停止覆診?」我的口氣像董特首開答問大會。
「對啊……你怎知道?」她有點詫異。
「通常病人用這麼多理由來推搪,要嗎是想醫院作出改善,要嗎是想溜之大吉!」我答得很快。
「其實他沒有服藥一段日子了,期間他的脾氣很暴躁,情緒也很低落,我也認為他應該繼續服藥覆診。不過,他不好意思告訴你他的想法,便着我來轉達……」太太無奈道。
「站在醫生的立場,我應當以病人的利益為依歸。所以,我不能着你丈夫不用覆診,縱使他老大不願意,因為拒絕治療本身會對他的病情有不良影響。」我實話實說。「你知不知道在落後國家,很多人沒有錢買藥啊;在香港,你的丈夫只需支付四十四元,便取得三個月的藥物,全是納稅人的公帑!」
「如果病發入院,政府的花費更大,病人所受的痛苦更多……」我再補充。
「但他入了院的話,我受的痛苦會較少呀!」太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