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秒鐘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4/09/18 00:00


球只能踢,不能賭。
你看意甲西甲那夥球星,一雙腳可神得像大衞高柏飛一雙手,能變出許多戲法來。場場球賽,他們都讓賭鬼輸得白瞪眼,連買毒鼠強自殺的錢都不剩分文。
主客和你買主?勝的是客。你買客?雙方賽和。你買波膽?那波膽像豹子膽,你八輩子也休想吃得到。你買三串四、三串七?串成的是一條麻繩,正好讓你用來上吊。一句話,你下注,那兩個球會也在下注,勝負都在人家腳下,不在你手中。
賭鬼某甲自歐洲杯以來,輸掉八千塊,說能贏回那八千塊,從此不賭,再賭是王八。這號王八卻擠滿了投注站,都發誓發了七百六十遍了。某乙說得好,賭球不比賭馬容易,跟你賭的不光是球場上那二十二雙腳,還得把兩隊球隊的教練和會長算在內。你看最近奧沙辛拿對拉科魯尼亞,憑十人居然能勝三比一,可不是神得好比魔術表演。
有個笑話倒挺有意思,一個窮光蛋猶太人問上帝:「一百萬年對你來說代表甚麼?」上帝答道:「不過等於一秒鐘。」「一百萬元呢?」「還不到一分錢。」「那麼能給我一百萬元嗎?」「好,請等一秒鐘。」某甲企望贏回八千元,馬會肯定對他說:「你跟那猶太人都一同等一秒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