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人物素描:
做暑期工斷腳 青年看盡百態

蘋果日報 2002/08/09 08:00


張忠亮忘不了九九年的暑期。那一年,阿亮首天到製冰廠做暑期工,左小腿意外被碎冰機輾碎。往後的日子,阿亮只能與環境妥協。許多不方便、許多不習慣也不得不適應。早前他再次成為新聞人物,向製冰廠追討賠償。但錢可以補償嗎?阿亮坦言,只希望奉勸年輕人,儘管工作不好找,也該留給自己做與不做的選擇。

要和環境妥協
左小腿裝上義肢的阿亮,走起路來沒有左右拐動的感覺,看來和常人沒兩樣。但過去愛打籃球的他,再不能行動自如,躍身投籃,在球場上競逐奔馳。阿亮說:「現在走太遠的路很容易感到疲倦勞累。夜裏上洗手間,懶得花時間穿上義肢,要單腳跳着走往廁所。」
阿亮回想當年剛考完中學會考,到葵涌一間製冰廠做暑期工,首天被安排獨自負責做碎冰的工作。沒想到還未有時間認識廠裏的同事,還沒搞清楚冰廠的格局,阿亮整條左小腿便被碎冰機輾斷了。
「那時自己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微微彎身看看血淋淋的傷口,只想着希望能把腳駁回來,但事實就是不可能。」阿亮說:「受傷之前幾個暑假,曾做過好幾份暑期工。主要是希望多體驗生活、體會人生,多於賺錢花費。」
人生如戲。阿亮把自己這段很不愉快的經歷,看作是自己人生的一段小情節。儘管千百個不願意,事情還是發生。阿亮形容自己的遭遇,有如因意外而失去聽覺,又像搬新房子,需要時間適應,某程度上是和環境妥協。
「傷愈初期,記得有次坐地鐵,看見面前有個位置,沒想到給個少婦搶先一步,一屁股坐下去。我全程看着她,看她有何反應。她一臉尷尬,全程假裝睡覺。」阿亮說,沒因此感到不快,只是倍感人生百態,像是寫實電影裏的情節,看之不盡。

創傷抱憾終身
自工傷後,阿亮再沒找暑期工,今年自修重考高考,成績不理想,現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然後找同學、朋友談談,再思量如何走往後的日子。他經記者多次要求才肯接受訪問,是希望透過自己的遭遇,提醒青少年找暑期工,要看清楚工作性質,是否適合自己,免得為自己帶來抱憾終身的創傷。
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