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令人不捨 - 蔣芸

蘋果日報 2020/01/26 00:00


網上看到一段影片十分搞笑,一隻機伶的小黑老鼠忽然大發威窮追不捨那隻比牠大四五倍的白貓,還有其他片段,也是老鼠追着咬着本是死敵的貓,無畏無懼無花無假的真實畫面,似乎在告訴你終於等到本命年,鼠輩忽然大膽了起來,天不怕地不怕何況一隻貓,今年怎麼反常了。

同座大廈有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婦,同進同出有影皆雙,忽然某天,只見到那老頭低垂着頭落寞蹣跚而行,一問之下才知相依為命的另一半走了。不久前,還有一對夫婦同時不見了蹤影,原來竟是同年同月同日一起去見上帝了;年壽有時而盡,半點不由人,這樣至死結伴同行的自然死亡,是上蒼憐憫下的特別安排吧,互相扶持至死不休。

跌坐椅中半天動彈不得,只因忽有噩耗傳來,一位相熟的老友遽然離世了,從不曾有他健康不妥或病倒的消息,年歲也還不到要告別之時,身體狀況並不差,令人意想不到的說走就走了,的確令相熟的朋友悲痛莫名,得知噩耗的都心情沉重十分不好過,只能沉默着哀悼着。

每個人的一生,也許來時無從選擇,去時也未必能完全由自己掌控,走的方式是好是歹不到最後關頭誰也不知。有時我們認為一向瀟瀟洒洒的人原來背負着太多人生的重擔,連後悔自己曾有過的錯誤選擇都來不及,不知有多冤枉,生命中曾有過的春夏秋冬到最後只剩下肅殺的寒冬時,只有請求忽然落下的那一場突如其來的北地雪花來埋葬,還要請雪落得輕柔些,在白色浪花中漸行漸遠漸無窮的便是他那無奈的令人嘆息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