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常山月旦:腰纏騎鶴的大學校長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2003/05/17 00:00


古德明
董建華政府近年不斷削減教育經費,大專界也不斷減薪裁員。可是,二○○一年開始,香港理工大學校長潘宗光卻在月薪十八萬一千多元以外,另得十七萬七千多元現金津貼。大學以承包制聘用的清潔工人,月薪是四千元,等於校長的九十分之一。
但潘宗光說自己問心無愧:「只要我盡了力,令學生對社會有貢獻,其他算得甚麼?」假如學生以潘宗光為榜樣,將來是他們貢獻於社會還是社會貢獻於他們,問大學清潔工人勝過問潘宗光。潘宗光寧願去中共商務印書館主持佛學講座。他自言信佛多年了。
南北朝《殷芸小說》卷六有一則故事:幾個人閒坐言志,或說想做揚州刺史,或說想發財,或說想騎鶴成仙,最後一人的心願是:「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潘宗光的佛學心得,看來都在這十字之中。
大學校長自北大蔡炎培以來,在中國即被奉為學術、道德領袖。現在,香港八位大學校長除了朱經武,學術上有甚麼特殊成就,他們自己大概都說不出來;道德上他們有甚麼表現,則香港人都很清楚。
我們清楚看到,董建華政府要用二十三條法例箝制學術以至思想自由,八位大學校長不是附和,就是杜口吞聲;董建華政府要禁民意調查,有大學校長更召見屬下調查員,出言恐嚇。他們為的是甚麼,潘宗光自有答案。
宋朝有一個尹穡,以學術、道德見稱,後來做了官,依附權相湯思退,排斥和岳飛同心同德的張浚,結果名譽掃地。他對好朋友周益公歎息說:「某三十年閉戶讀書,養得少名望,思之不審,所得於彼者幾何?而破壞掃地,雖悔何及!」(《鶴林玉露》丙編卷一)他顯然不懂得潘宗光的佛學。
潘宗光說:「只要不是偷,不是搶,不是欺騙,我就問心無愧。」因為他的法律詞典裏沒有一個「愧」字。
宋朝還有一個學者,叫范仲淹。他掌府學期間,勤勞恭謹,名播天下;後來束帶立朝,見禮官違背禮法取悅太后,即上書諫止。提拔范仲淹的晏殊大吃一驚,責他狂妄,范仲淹說:「仲淹受明公誤知,常懼不稱(不稱職),為知己恥(令你蒙羞),不意今日更以正論得罪於門下也!」晏殊羞得無地自容(《宋朝事實類苑》卷九)。
范仲淹生於新香港,一定不可以做大學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