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花見人生:櫻摧說 - 新股女王

蘋果日報 2018/05/25 00:00


跟「子抱富士」道別後,我離開精進湖,到河口湖去先買好新宿的車票以及寄存行李,然後打算用幾小時來賞櫻。

星期一中午的河口湖,比周末清靜了很多。我沿着湖邊走,路上只有三三兩兩的自由行,或是金髮碧眼的獨行客。湖邊的櫻花已接近滿開,美麗的花瓣被燦爛的陽光照射成半透明的粉紅,寒風搖曳之中只見花簇微微顛動,彷彿有千言萬語,不知如何說起,只隨湖面碧波盪漾開去。

天氣寒冷,拍了幾張照片後,有點後悔穿不夠衣服,便先找間咖啡室吃甜點喝咖啡以增熱量。咖啡室外有一株巨大的櫻樹,佈滿歲月痕跡的枝頭上此刻開着風華正茂的櫻花,有點白髮紅顏的味道。吃到一半時來了幾位香港人,我把桌椅讓給他們,一個多星期以來這才有機會說幾句廣東話,挺有親切感的,也就不覺得凍了,便走回湖畔看花。

湖畔有個公園,是河口湖的賞櫻景點。風仍然很大,富士山把上半身藏到白雲輕霧裏去,好讓盛放的櫻花做春日的主角。正在尋找拍攝河口湖之櫻的角度,忽然來了一團人,爭先恐後地在搶攻櫻樹下的位置,那些丈夫們用不知是哪個省份口音的普通話指揮他們的妻子攀枝搖樹擺姿勢的,喧鬧不已。好不容易等到他們走了,又來一團再一團的,都是說着口音很重的普通話,都是攀枝搖樹的,實在教人難堪。

好幾回見過狂搖櫻花的人是貌似來自南亞的,總是因其不是中國人而鬆了一口氣。不要說洋人了,日本人也不會去區分你是哪一種中國人的。今年在皇居外圍一株櫻樹下,見一男童在搖櫻花而他的母親只用廣東話說了句「阿仔唔好搖呀」就繼續低頭看手機,那男童則加大力度繼續狂搖而那阿媽也不再理會……

心情大受影響,我只好離開公園,沿着湖邊往車站方向走,放眼望去見遠處好幾架旅遊巴上陸續有團客下車走過來往湖畔公園去。公園是必更多人了,我還是沿路看看湖邊的櫻花罷,而眼前所見的這一片粉嫩,在湖水相伴之下瀲灩間又真是美得教人心折。正當我邊走邊欣賞那詩情花意之際,冷不防數步之內幾位正站着閒談的遊客之其中一位大媽,忽然將頭微微一歪,向湖面吐了一口痰。不知櫻花有沒有中招,但我近距離目睹,真是比死更難受……

工作上接觸過很多國內人,在參與新股上市的範圍內,雖也有差勁的,但確實不乏思想開明學養優秀的,有些更是比部份港人更懂得分辨好歹也更講究邏輯理據。因而當見到市面上某些KOL們只是坐井觀天就肆意斷言時,總不明白為何那樣近乎反智的作品會受群眾歡迎,「一竹篙打死一船人」不是常識麼?今番這般目睹「摧花」,遂明白社會大眾平時沒有機會接觸那班質素好的,而耳聞目睹的又盡是些不文明行為,難免心頭有氣,才會明知是「以偏概全」也照單全收的。

新股女王
http://www.facebook.com/IPOqueen.PamelaCh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