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真神阿拉在哪兒?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2/02/27 00:00


上個月,看到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珀爾的照片。他因跟一名極端回教派系領袖做訪問,被巴基斯坦激進份子綁架,發放具威脅意味的照片:──珀爾坐在地上,雙手為鐵鍊所扣,疲累垂首,綁匪一手揪住他的頭髮,一手持槍指向他的頭顱。
大家從此見不着珀爾的神情了。只見一雙以筆作戰的,文人的手。浮腫、蒼白、無奈和憤怒。手指並不馴服妥協,帶發自五內的掙扎。作為「人質」,沒有必死的理由。
一個月後(二月二十一日),美國與巴基斯坦官員證實收到長三分鐘的錄影帶,「鏡頭一直聚焦在珀爾的臉孔,突然間,他的頭被斬下來」。
DanielPearl(1963-2002),出色的新聞工作者。「九一一」以來恐怖份子又多奪一條人命。
懷了六個月身孕的法籍妻子傷心堅強發表聲明,譴責「雖奪去生命,但不能奪去他的精神」。斬首?這是極刑!孩子還未出生,即背負血海深仇,太無辜了。不是說「萬教同源」,都導人向善嗎?何以此教派出了那麼多卑劣兇殘的暴徒?令真正的信眾蒙羞?他們的真神阿拉鑑察嗎?沒有一點制止恐怖事件延續的神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