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誤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17 00:00


女人,我不得不向你澄清,我那話兒並不是那麼細小的。一切都是燈光作怪。
我得承認,是我不對,忘記鎖好浴室門,讓你以為無人在內,撞了進來,無意中看見一絲不掛、準備洗澡的我。我明白,那天你看見我的時候,我像女人般坐在廁盤上小解,教你震驚!
請你千萬千萬別誤會,平日我不是這樣的。平日,我站着小便,只不過那天貪方便,也不想滴濕地板,況且當時沒穿褲子,便索性坐着行事算了。如果你誤會我乸型,那就有如誤會黃飛鴻是南紅,的確是個比天更大的誤會。
那天,當被你看見全相的我手忙腳亂站起來的時候,我曾企圖以毛巾圍下體。老實說,我並不是有甚麼需要向你隱瞞,我的身體——當然包括下體——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地方,只是,我不希望在不是最優化的狀態之下,讓你看見我的屁股。你要明白,那天我屁股上面那條圓形的粗紋,可不是我的皺紋,而是因為坐着小便,廁板印下的痕。還有,假如你看見在我左邊屁股附近,有一幅皮膚比較黑,我得向你指出,那是我的胎痣,你不要誤會是老人斑,然後胡亂猜測我的真實年齡。我當然不是年輕小伙子,但也肯定不是老人斑已生到落屁股的千歲人魔。
當然,我的胸肌也不是那天你撞見的時候那麼「鬆脆」,和那麼有「下墜」感覺。那天因為赤裸的我需要彎起身子遮蔽下體,胸肌才予你「不結實」的錯覺。平日,我的胸肌相當結實,你只要把頭兒伏在我胸前就知道。
此外,恕我長氣,不得不再強調一次:浴室的燈光欠佳,你看見的我的某部分,平日絕對不是那麼渺小的。平日,你只要肯依偎在我懷裏,就知我所言非虛,可惜你平日總不肯。你真固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