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盡論中國:臨時性強姦是公權的自瀆 - 李平

蘋果日報 2009/11/04 00:00


「臨時性強姦」這一新詞彙,自10月30日誕生至昨日才五天,但已熱爆內地網絡、傳媒,從百度搜尋到的相關網頁已有5.4萬個,有的認認真真地檢討事件的社會影響,有的純屬搞笑地擴展其用法,「臨時性灌水」、「臨時性頂帖」、「臨時性發表意見」一時充斥網絡。
以後可有「臨時打死人」
今年6月,浙江湖州南潯一個公安派出所的兩名協警(類似香港輔警),在賓館輪姦一名醉酒女子。法院上月底就案件作出判決時,竟稱考慮到兩名被告屬「臨時性的即意犯罪」,事前並無商謀,事後又主動自首,因此從輕處罰,各判入獄三年。
按中國《刑法》,強姦婦女案出現輪姦情形的,屬情節嚴重,應判囚十年以上。兩名知法犯法的協警,竟被指「臨時性強姦」而獲輕判,隨即引致網民在天涯社區撰文痛批,質疑以後也可能出現臨時性打死人、臨時性行賄受賄、臨時性搶劫盜竊,「一切犯罪行為都用臨時性為藉口來減輕刑罰。」
公安拍裸妓照亦屬賣淫
內地有報章的評論稱,「臨時性強姦」是在挑戰公眾智商、強姦的是正義和民意。不過,在筆者看來,「臨時性強姦」還沒有資格去談強姦民意,只是中國現行公權力的自瀆而已,只能證明中國現行法律是臨時性的,法官是臨時性的,政府也是臨時性的。因為,政府權力未經民意授權,法律的制訂未經民意認可,法律的執行也沒有民意機構可以監督。
與浙江臨時性強姦事件同樣備受關注的是,河南公安強迫賣淫女子拍裸照並在電視台播出。這一事件同樣顯示內地執法人員濫權問題之嚴重,同樣是公權力的自瀆,正如網民所說:雙方都在賣淫,一方是以肉體賣淫的小姐,一方是拿着人民俸祿大發淫威的警棍。
在網絡輿論的壓力下,浙江臨時性強姦案、河南賣淫女裸照案,勢必重審、重新調查,但是,在公權的授予與監督機制未建立之前,公安、法官或政府官員濫權問題,不可能得到遏止。
電郵:mailto:[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