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盛事 - 邁克

蘋果日報 2011/06/12 00:00


路經巴黎的雅士,恐怕都去過大宮殿看展覽。這座位於香榭麗舍附近的老建築,是一九零零年世界博覽會的ArtNouveau風格遺物,兩間展廳排的通常是大型回顧展,門外打蛇餅壯烈場面見慣見熟,譬如去年秋冬的莫奈展,最後一個周末便二十四小時日夜開放,才能勉強應付蜂擁而至的人潮。比較少人知道的,是居中那座平日閉門不納的玻璃頂大堂,自從零七年開始有個叫Monumenta的特展,一年一度為期約莫五周,本來大而無當的白象,忽然番生盡領風騷。因為登堂入室的無一不是現代藝壇寵兒,迅速成了城中盛事,自視摩登的大學生時裝人當它山寨天橋,花枝招展爭相競艷,叔叔嬸嬸則以遨遊另類迪士尼樂園的姿勢,扶老攜幼玩個不亦樂乎,入場人次於是得以維持十五萬的驚人紀錄,儼然花都文化地圖新標誌。
我這種諸事八卦的閒人當然年年捧場,有殺錯冇放過,踴躍報名加入未來白頭宮女行列。第一屆的德國大師AnselmKiefer着實爭氣,新舊作品琳琅滿目,一舉帶旺了場地;零八年由美國雕塑家RichardSerra接棒,偌大地皮只吊幾塊板的奢侈,縱使從消費角度分析純屬搵笨,有幸親睹皇帝新衣的變奏,也教老襯沾沾自喜。之後停辦一屆,去年入駐的是本地薑ChristianBoltanski,為納粹受害者招魂的故衣墳場毫無新鮮感,出動吊重機助陣亦於事無補,印證了「不辣」的殘酷真相。這也就是今年意興闌珊的基因,AnishKapoor開展幾近一月,還咪咪摸摸提不起勁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