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鐵人倒了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02/02/09 00:00


舊同事相約打羽毛球,我立刻答應,因近來正想減肥。舊同事和我同齡,健康良好,喜歡壁球、羽毛球、游泳和帆船。
我們球來球往三十分鐘,忽然,我聽到「卜」一聲,他就倒在地上。我跑上前,他指着右腳跟說疼,我按一按,知道腳跟最大的腱斷了。
「怎麼辦呢?」他憂心地問。
「大概要全身麻醉做手術。」我答道。
「不是這個意思,」他焦急地說:「明天和後天我約了不少病人回醫院動手術。現在怎麼辦呢?」
我拍拍他的肩說:「少了你,醫院不會因而倒閉。」
我讓他平躺等待救護車。他從褲袋掏出電話,第一個電話不是給太太或母親,而是給同事,請同事明天處理大小事情。醫生和常人,真的有點不同。
「蟬聯鐵人獎無望了。」他掛線後嘆道。
「甚麼鐵人獎?」我問。
「過去五年,我沒有告過一天病假,部門剛頒我鐵人獎。」他解釋。
他的口脗是那麼惋惜,獎品必定很名貴。我一向現實,追問:「獎品是甚麼?」
他煞有介事地說:「西餅券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