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不需要的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3/03/10 00:00


不是肚餓,但咖喱包實在很好吃,反正還有一個在雪櫃,反正用微波爐叮它一叮很方便,反正又沒有甚麼事做。
於是我又再吃了一個咖喱包。
不需要有的,為何還想要有,要完又要?不只想吃咖喱包如是,想咬靚師奶也如是(雖然一口也未咬過),貪得無厭,是不是就是人性?
聽過許多人說,「搵夠」就收手,「玩夠」就收心,「食夠」就收肚,卻從沒有見過任何人搵夠、玩夠或食夠(玩死及食死就有),好像無論有幾多,都是未夠。但,可以怪他們嗎?要是我有幸和靚師奶有過一次,我會不想有兩次、三次、無限次嗎?
吃完那個我不需要吃的咖喱包,我想在沙發上小睡片刻。不是疲倦(昨夜已睡了八小時,很足夠),只是認為吃咖喱包後睡他一睡,很是舒服。舒服,是好像沒有所謂「夠」的,有人因為「舒服夠了」而決定不再需要舒服嗎?
所以有時我不大明白,既然欲望是人性,為甚麼我們卻需要有所克制?是上天要考驗我們?但上天為甚麼無端白事要我們考試,你我有甚麼牌照需要向上天考取嗎?假如人皆無欲無望,還有人會起身返工搵銀𠝹女做愛嗎?
然而,沒有時間理會舊朋友,因為不斷想結交新朋友(包括𠝹新女新仔),卻又好像不大對勁似的。欲望,雖然是人性,有時卻又好像總得控制一下。
吃罷不需要吃的咖喱包、準備睡不需要睡的小睡的我,懶洋洋躺在沙發上,懶得再為這些問題自尋煩惱。繼續想像與靚師奶的第一次,然後第二次,然後也許第三十六次……
也許有些人無論如何戇居,也總未戇居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