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從「珍姐」到「愛君」 - 石琪

蘋果日報 2002/01/04 00:00


兩位讀者來郵指出,我才知道本欄談「珍姐」見報時變為「珍妲」,大概是電腦編排之誤吧。年輕人不知道荷李活前輩女星珍姐羅渣士(GingerRogers),可以理解。從「珍妲」之誤,想起意大利老牌豔星珍娜羅露寶烈吉妲,曾與蘇菲亞羅蘭齊名,今日香港年輕人大概也不知道。
其實我只知珍姐羅渣士之名,卻沒有正式看過她的電影。但較熟悉美國電影源流的人,必然知道珍姐羅渣士與佛烈雅士提是荷李活舞后舞王。我對佛烈雅士提較有印象,他老年還常在電影演出,包括哥普拉在《教父》之前導演的歌舞片《彩虹仙子》,這是哥普拉拍得最好看的電影之一。
說到舞蹈片,我對近期港片《愛君如夢》很失望,學澳洲片《舞出愛火花》和日本片《談談情跳跳舞》,卻遠遠不及。我特別喜歡西班牙弗林明哥舞蹈片《卡門》,一些大跳南美探戈舞的影片亦過癮,也懷念以前跳華爾滋舞的《舞曲大王》,曾重拍多次。
香港片最有舞蹈感是武俠、功夫與槍戰的動作片,攝影剪接音響結合特別設計的身手,發揮了中式「以武為舞」的特長,受國際讚賞。中國傳統不流行跳舞,不過現在愛舞者很多,優秀舞蹈員亦多,我們的舞蹈片應該也可拍出國際水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