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劍橋笑話 - 吳靄儀

蘋果日報 2004/01/23 00:00


劍橋憲法專家大衞‧威廉斯爵士伉儷訪港,李國寶設宴洗塵,席上多法律界及學界中人,酒餘飯後,威廉斯爵士說了兩則笑話:
其一說一九三○年代劍橋,某天,三位哲學才俊在月台上等候往倫敦利物浦街的火車,一位是法律哲學家哈爾特,一位是形而上學家安絲甘,一位是維根斯坦。三人談得入迷,火車到了站也渾然不覺。一時驚覺,火車已開始緩緩駛離月台。哈爾特急步趕忙追上車頭,安絲甘青春活躍,輕盈地跳上尾廂,火車絕塵而去,月台上剩下維根斯坦發呆。
站長見了,安慰維根斯坦道:「不要緊,下一班車45分鐘後就到了。」維根斯坦說:「可是,他兩個來是來送我的啊!」
其二說當年在華盛頓,有個類似公益金的慈善捐款機構,公眾集中捐款,由該機構分撥各個慈善事業團體。為了勸捐,機構的研究資料搜集特別充足。資料顯示,一位年入不菲的律師已有多年沒捐款,於是派員登門造訪相詢:「本機構資料顯示,閣下年入四百多萬(美元),為何不慷慨解囊?」
「你的資料有沒有顯示我的高齡老母欠下巨債無法償還,要靠家人接濟?」律師反問。機構代表大窘:「啊,我們不知道。」「我的親妹子重病留院醫理,醫藥費毫無着落?我的姪兒失學因付不起學費?」機構代表尷尬極了,惟有連連表示:「真對不起,原來有這個情況,我們以後都不會打擾你了。」
「如果連他們我也一個子兒不給,我為甚麼要捐錢給你們!」律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