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採櫻桃、血腥的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2002/09/29 00:00


一位讀者來信,說經常聽到同事說cherrypicking,查字典卻找不到這個詞,不知是甚麼意思。
Cherrypicking直譯是「採櫻桃」,俚語引伸解作「考慮不同意見、貨品等,擇最佳或最有利者而取之」,例如:Theuniversityhasbeenaccusedofcherrypickingitsstudents,givinganunfairadvantagetothosefromrichfamilies(有人指責那家大學挑選學生不公平,優待富家子弟)。Ifyoudonotwanttobecheatedbythesupermarkets,youmustdosomecherrypicking即「不想給超級市場欺騙,就得多逛幾家公司小心選擇」。
另一位讀者則問YoubloodyRebecca(你這該死的莉貝卡)之類說法的bloody是不是俚語。
這個bloody當然是俚語,用來表達強烈的感情,例如Youbloodyidiot(你真是蠢得要命)、Everythingisbloodyfine(一切都很好)等。這個字,從前視為污言穢語,所以古典小說往往略為b-dy,但求意會;或改為同義的sanguinary(血腥的),例如Yousanguinaryidiot等。一九一四年,名作家蕭伯納(GeorgeBernardShaw)戲劇Pygmalion(《賣花女》)在倫敦上演,女主角一句台詞Notbloodylikely(媽的,怎麼可能),引起軒然大波:有主教呼籲查禁這齣戲劇,也有個淑女會向首相府投訴。
今天,bloody已經成為「經典俚語」,說也沒有多少人介意了。當然,公文寫作等還是不能用這個字。